荒川之下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女扮男装但我真的是男人·(二).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这居然还有后续*
白色情人节快乐x*
ooc属于我*

4.
“我是男人。”韩信说,想了想又补充,“真的男人,不是女扮男装,和你不一样。”
他对面的花木兰拿新得到的短刀削着指甲,动作之诡异,让韩信不由得感叹起女孩子的心灵手巧。
花木兰的眼神在他身上瞟,在红眼影那处流连一番。最终停留在韩信大开的衣襟,挑起眉似乎欲言又止。
韩信这才想起自己领口开的低,露出一大片的胸膛,这么明显没有胸究竟要怎样才会被认为是女孩子啊摔!
……其实这个传言之所以能传的沸沸扬扬只是因为峡谷里的人都太无聊了需要个消遣吧?
花木兰收回视线欣赏自己的指甲,心想韩信还是太纯良了他究竟是不是女孩子只不过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情,毕竟最近真的很无聊嘛。
想完之后花木兰慢悠悠地说:“韩信你脖子上有吻痕。”

5.
韩信心想他今天回去就要卷铺盖扔给刘邦让他麻溜的滚出自己的房间。
但是当韩信打开门被迫与刘邦交换了一个草莓巧克力味的吻之后,他像以往无数次那样原谅了刘邦,接着两个人再次滚上了床单。
刘邦握着韩信的腰感叹说:“雏儿你这腰真细啊,其实你真的是个女人吧?”
韩信被顶的一步到胃又痛又爽,一时间无法反手给刘邦一巴掌,只能将脸埋在枕头里艰难地对刘邦竖了个中指。
刘邦亲了亲韩信沾着泪水更显绯红的眼尾,开始了实干。

6.
野区小王子社会你白哥:
韩信,你是不是生理期来了?肚子疼就别跟我抢打野了,你要什么我帮你打啊。
真男人你信哥:
傻逼吧李白,我是男人。
傻逼李白: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肚子疼好好休息,多喝热水。
真男人你信哥:
…………

韩信隔着屏幕仿佛都被李白此时的温柔宠溺糊了一脸,他回想了一下曾经在野区两个人抢野抢的天昏地暗的日子,觉得现在对面那个李白可能是假的。
要么就是喝了假酒。
跟他肯定没关系。
……总之,不管怎么说,自欺欺人这方面的技能点点满了,对大家都有好处。

评论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