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病猫酱:

室友想的梗,觉得很色情x就拿来画了(ꈍᴗꈍ)

猫花花:

捞捞。【突然想到个对话】

亮亮:呜哇哇子龙我又要被削了(;д;)!!

子龙:哇又要削(;д;)????

#最近试笔刷画得慢再加上渣剑三坑....😭

原表情包忘了发上来晚上补上Σ(`艸´;)

【酒茨/狗茨】《风花雪月》(9)

扶音_多半是废了:

*酒茨/狗茨 都有,注意避雷,狗茨结局线


*私设,OOC


*感谢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大家!完结倒计时!


*今天的扶音有茨木了么?没有!


——————
26


鬼王于混沌中修养,残余的微弱妖力让他在结界中沉睡,酒吞脑海里全是最后一眼中茨木的那双眼睛。


安倍晴明站在庭院里,抬头看着那棵也不知年岁的樱花树,想起茨木童子的那番话,总觉得那股不详之气并未消散。


京都城里的安稳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月余,失踪的人口持续增加,人们言说是妖怪作祟,安倍晴明以为是茨木童子所为。


他去找茨木童子道明来意时,茨木站在高处,神色不屑的看他。


“晴明,吾等虽为妖怪,却也自有道义。”


安倍晴明怔了一下,茨木童子没有为自己申辩什么,他只是不屑,分明是在说比起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妖怪可比人类差远了。


其实也没错,安倍晴明悻悻而归,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做了些错误的判断,他并不认为茨木童子在说谎,像他那样的大妖,根本无需谎言加身。


京都城里的压抑气氛始终没有散去,那么作祟的妖怪又究竟是谁?


27


茨木近来总是喜欢待在京都城外的那颗樱花树上,大江山一夜之间成了死地,鬼王被斩杀的消息不胫而走,却也没哪个不长眼的敢去招惹他,再加上他前段时间在京都城里大开杀戒的事,小妖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大天狗又拍着翅膀落在树稍上,他没说话,只是看着茨木出神,他的身影显得十分寂寞。


他其实想把茨木带回爱宕山的,那句“跟我回去”总是被压在胸口,大天狗说不出来,因为他知晓茨木不会答应。


茨木童子对那个男人的眷恋足以用痴狂来形容,他不愿跟他回爱宕山,也不愿再回大江山,酒吞童子不在,他便没了归处。


轻缓的笛音悠扬着荡开,茨木将远放的目光收回来,偏头笑了笑,他在想若是自己没有在京都徘徊那几日,若是他一直在酒吞身旁,若是他就在大江山上,那些蓄谋已久的人类是不是就不会得逞?


茨木在遇到酒吞之前是不相信命运一说的,但从那之后他就信了。


命运是什么,是遇到了一个人,在心里扎了根,愿为他鞍前马后,能与他并肩同行,只要他要,刀山火海为他取,只要他想,千难万阻也奉他为王。


他手里是一壶酒,和那日他打算给酒吞带回去的那壶一样,酒是好酒,只是再没机会交到他手里让他尝一尝。


大天狗看着茨木,他勾着唇角看着手上的酒葫芦,眼神柔和却落寞,他所有的温柔都这样悄然的给了酒吞童子,从未表露出来过,小心翼翼的将非分之想藏在疯狂的拥护之下。


茨木有自己的骄傲和倔强,他不愿在那个男人面前表露的一面都无意间展露在了大天狗面前,两种截然不同的姿态,他为此情不自禁,也为此痛苦无奈。


笛音最后随风远去,大天狗伸手撩起茨木身后被风带起的头发,浸血一般的红色发丝在他指间颤舞,这样的茨木童子比之初见时带着几分的冷冽,多了些妖魅和危险。


“你有何打算?”


茨木想了一会儿,还来不及回答,风过之后他脚踝上的铃铛突然轻颤作响,像是在指引着什么,他便站起了身来面朝着那个方向。


大天狗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突然弥漫开来的陌生气息拍了拍翅膀,隐隐将茨木纳进了他的保护范围之内。


道路尽头突然漫开了白雾,由远及近的铺开来,有意识一般的停在他们周围。


大天狗看着从白雾中渐渐走出来的两个人皱眉,茨木也同样面色冷冽。


黑白鬼使,冥界的引路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不是什么好事。


28


“茨木童子,奉阎魔大人之命,前来引你去往冥界。”


鬼使的声音借着白雾传递而来,他们甚至分不清这句话是出自两位之中的哪位之口,只隐约的看见那面随风而动的招魂幡,和缠绕着冥火的勾魂镰,再便是他脚踝上时不时脆响的铃音。


茨木冷笑了一声,“阎魔?”


鬼使白轻轻叹了口气,原本冥界并不会太过干涉妖魔鬼怪的作为,万物生灵皆有定数,只要在范围之内,冥界便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前些日子茨木肆意横行,在京都城里枉造杀孽,使得怨魂丛生,冥界也因此乱成了一团,阴阳平衡被破坏,一些鬼怪从冥界跑了出来,冥界忙于处理逃脱的恶鬼才没在第一时间内找到茨木童子。


“跟我们走吧。”


黑白鬼使朝着他微微侧身让出了一条路来,等来的却不是茨木童子,而是一团鬼火,在他们脚边炸开,二人向后退了几步堪堪避开。


鬼使黑握着勾魂镰有些生气的看他,茨木已经立于半空,猩红的鬼手上又捏了一团鬼火,黑色的外焰包裹着渗人的红色,原本只金色的鬼眼也隐约的藏着一丝猩红,若有若无的看不真切。


“滚!”茨木看着他们,面目竟然有几分狰狞,他只吐出了这一个字,尽是冰冷决绝。


茨木不会跟他们走,至少在酒吞没回来之前,他哪里都不会去,他必须留在京都,才能震慑着安倍晴明不会玩儿什么花样,人类总是奸诈狡猾的,他并不完全信任安倍晴明。


黑白鬼使却暗自皱眉,茨木童子不会乖乖跟他们走也在预料之中,原本强行带走也并非难事,但前提是他还是之前的那个茨木童子。


眼下这个茨木童子他们已经难为敌手,他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太多的怨气,尚来不及全部炼化,只是暂时被他强行锁在体内,才会导致他外貌上发生了变化。


若是像茨木童子这样的大妖妖气失控暴走,要拉上半个京都也不无可能。

熊二造:

就那个百家讲坛上张良踹刘邦那个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脸盆鸟: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夜且歌听雨:

大概是…幼年龙狐的相处模式?_(:з」∠)_

【刘邦受】《我家邦哥二三事》

我就想吃李白攻:

《我家邦哥二三事》


Cp:你x刘邦  王者荣耀 


Key:现代设定  男性召唤师master与被召唤英雄刘邦  短片段


警告:梦境妄想产物。第一人称视角。


分级:R16


 


Part1


无论如何刘邦的意思是我怎么也不能抵抗的。当我把人扑倒在公寓的单人床上的时候,刘邦就在勾着嘴唇笑,一点也没有要推开我的意思。


我当时就心里就“噔”了一声,一秒钟明白过来自己肯定又是上了刘邦的勾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反正从第一天把这个男人召唤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已经深切地意识到自己是搞不过他的才对。


我叉开腿按在他胸口,在他闷笑的声音里用暴力撕开了他紧绷绷的白衬衣,天知道我想干这件事多久了,这家伙每次都穿这种紧身的衬衫,诱惑得要命。


“我真的要操你了,刘邦。”


 


Part2


别人召唤出来的英雄都应该在屏幕里,但是我召唤出来的却坐在我家的沙发上。


“邦哥……你……要喝茶吗?”


毕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祖,就算现在大剑已经被我供在电视机柜里了,我依然有种没由来的惊慌。


“别紧张,”男人稍稍向后靠坐在了柔软的沙发里面,盯着站在旁边的我,脸上的神色远比我这个真正的现代人气定神闲得多,“你大可以坐下来,我的主人。”


他眯起紫色的眼睛看着我,一面叫着主人,我猜他心里肯定在看我笑话。


于是我胆大包天地伸手勾起他的下巴,“把你的衣服都脱了。”


 


Part3


相处熟了之后我就和以前一样叫他邦哥,该干什么干什么,邦哥的存在并没有给我这个单身男青年的日常生活造成多大的困扰——虽然改变是很大了……


邦哥不会做菜,但是没关系,邦哥长得帅,菜场的女摊主都愿意每天给他打折;邦哥不会打理自己的发型,但是没关系,邦哥长得帅,男造型师愿意费劲全力把他打造得更帅。


我必须承认,邦哥是个万人迷,荷尔蒙爆棚且男女通吃、老少皆宜。


别误会,邦哥来我家第一天我让他脱衣服是因为他穿着一身盔甲,这样下去绝对会把我的沙发钩坏的。


虽然我和邦哥的身量差不多,但是处于对高祖的敬畏我实在不敢让他一直穿我的衣服,第二天就带着他去了附近的商业中心买他想要的服装。


他每次一出更衣室,那群年轻漂亮的导购员小姐们都要小声尖叫一阵,夸他穿什么都好看。


不得不说,他真的穿什么都好看,再傻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穿出气质。


我站在后面,看着镜子里,他一件又一件的换着穿,明明最后还是要我掏钱,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无视了。


最后他提着好几件颜色款式都不同的衣服走到我面前,举起衣服问我,“你觉得哪件衣服好看?”


我没错过他没念出声的口型,分明是“主人”两字。


但我当时视线完全落在他身上,邦哥正试穿着一件紫色针织的v字领毛衣,胸口露出来一大片肌理分明的白色。


难怪那群小姑娘满脸通红都不说话了。


“……全都买了。”


 


Part4


我第一次看到邦哥的人鱼线,是有一次他洗澡忘记拿睡衣了。


我正趁着空闲在排位,高祖请我给他送一件睡衣,我哪里敢不去,只好端着手机盯着屏幕,提着邦哥的丝绸睡衣进浴室。


“邦哥你的睡……”


我从屏幕上抬起眸子,一眼看见刘邦全裸着站在瓷砖上,恰巧浴室的镜子装了细射灯,暖黄色十分亮——也把我面前的邦哥照得一清二楚。


他棠紫色的发梢还滴着水,身上却已经快擦干了,双手抹着什么——是润体乳。


在他之前我是根本不知道有男人会用润体乳的,至少不会用全身的,但是刘邦就是用,而且还看中了一款相当女士香味的。


他白皙的肌理泛着光,线条紧实漂亮,人鱼线下带着薄薄一层阴影,性感又色情;明明是个同性,身体构造和我没有任何不一样,但我的视线完全无法克制,往下——


“咚。”


我还排着位的手机掉进了没盖盖子的马桶里。


 


Part5


从那天开始刘邦看我的眼神似乎变了。


 


Part6


我怀疑我中毒了,不管刘邦在家穿宽松的线衣还是紧绷的衬衫,我都觉得他的荷尔蒙在爆表,而且还特别指向我。


由于我和刘邦每天都成双入对出入,邻居和楼管都已经默认了我们两是同居基佬的关系。


开始这么一两次我试图解释,刘邦就上来扣住我的手,十指相扣,也不说话,就是眯着眼睛笑。


解释的行为变成了发狗粮,当然就解释不成了,再后来我就彻底打消这个念头,安安心心背上同居基佬的头衔。


 


Part7


有的时候和邦哥一起打游戏,邦哥很喜欢用李白和兰陵王打野,但是他用的最好的英雄是中单妲己。


我……当然是不懂为什么的……


他每次躲在草丛里逮住对面脆皮一顿胖揍,打完经常就被人围追堵截,完了还要我用刘邦去开大救他。


难免有救驾失败送双杀的时候。


“邦哥你又浪。”


“护驾不周该当何罪?”


你就是正儿八经欠日。


 


Part8


过生日的时候刘邦听说是我的生辰,就送了我一个吻,舌吻,少儿不宜的那种。


我想起来谁和我说过高祖好男风这件事,但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忍不住按住他的后脑吻回去。


刘邦酷爱薄荷糖,每天都要吃掉半条,含在嘴里,于是连说话的时候都有一股薄凉的甜味,接吻的时候就更是这样了。


我们隔着桌子接吻,两个人都朝中间弯着腰,我因为重心不稳往前倒了一点,只好伸另一只手在刘邦胸口扶一把,免得摔进一桌菜里面。


结果一把摸到刘邦胸口细腻温热的皮肤,其下心脏正勃勃跳动着。刘邦正好穿着那件v领针织衫。


我顿时大脑有点当机,听见邦哥含着我的嘴唇低低笑出声来。






【和谐部分请走微博:http://weibo.com/1846463341/EA1OHoQes




Part11


刘邦在我怀里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他紫色的头发在我的鼻尖扫动,让我感到一阵瘙痒。


我却难得毫无睡意地睁着眼睛,和刘邦头靠着头,不知道为什么兴奋得睡不着。


“怎么,动了我……现在后悔了,嗯?”刘邦说着在被单下面的腰又动了动,结实的臀肉挤着我本就还没餍足的器官,我呼吸一滞,好半天才憋出一口气。


“刘季你要是不想睡你大可以告诉我。”


刘邦大概没想到我敢这么叫他,居然沉默了一会儿。


“你知道,要是以前你胆敢如此称呼我,是要处死的。”


“那我现在算是于帝王枕侧了。”我捞过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圈进怀里,用下半身去蹭他的臀缝,“君上,您处死我试试?”


刘邦胸腔贴着我震动,压着嗓子笑了半天,侧过头来和我接了个吻。


 


Final part


虽然我一直担心邦哥有一天会回到游戏里,可能是游戏关服的那一天,也有可能是任何一天。


但事实证明我是白担心,因为不止邦哥没有消失,我发现我也不再变老。


老天,真是夭寿了。


后来我就和刘邦愉快地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说做了一个梦,决定把它扩展成文。
这文是我这辈子第三篇发出来的第一人称,回头看简直羞耻度爆表……前两篇都是初中高中的时候写的了。
有一点车,但我觉得它算不上十八,所以定了十六。
邦哥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