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杨戬X哪吒】画屏诗·章四

阿雨。:

啊,章四肛出来了,这章真的在谈恋爱!




【章四】




章四资料考据】


禺疆 - 上古北海之神,玄冥之水幻化,原型为人面鱼尾,生有双翼,头部侧耳双蛇,双足有蛇


烛龙 - 上古龙种,与而后四海龙王之类不同,法力无边,已灭绝




禺疆向下望哪吒一眼,便笑对杨戬:“我此前说你心魔重,并非骗你。”




杨戬面暗而不语,只持那三尖两刃刀直指禺疆:“你身为上古大神,为何此刻竟要害得这凡间生灵涂炭?众仙须得讨伐于你。”




“众仙?”禺疆闻言嗤笑,“烛龙侵我北海,那昊天帝却不闻不问,害我族人死伤无数,连我子孙都无一放过,直至魂飞魄散!”




“上古龙族已灭绝,如今四海之龙只为旁系,与你之深仇大恨无关。”杨戬应言,“你若是正人君子心胸坦荡,便去那天外寻昊天帝报仇,而不应使这天下苍生随你遭殃。”




“本座可是听闻你昭惠显圣二郎真君与如今之天帝有仇,却依在其属下,难不成是怕其复诛杀你,才委曲求全,苟且偷生?”




杨戬顿怒,持刀便向禺疆击去。禺疆从容化解,跃后三尺,笑曰:“凭你的道行,怕是还不足与我为敌。若那元始天尊等人来了,还有几分胜算。”




哪吒看得心焦,那方杨戬与禺疆打斗,禺疆只守不攻,便是一副游刃有余之模样,几番架住杨戬攻势。正难舍难分之时,禺疆足下之蛇忽而飞出,向杨戬袭去。




“哥哥当心!”哪吒性急,见杨戬无暇分身,脚踏风火轮直冲云霄,却见杨戬虽闪身避开那神不见尾的双头蛇,却着了那蛇喷出的黑雾,在臂膀上险险擦过,蒸腾于身后气流。




“好你个禺疆!亏你还是神,却如此趁人之危!”哪吒横身挡住杨戬,暗结口诀,乾坤圈脱离其右掌,化作千百金圈,如扑天法网,直直压向禺疆。




杨戬调息,除去胸腔烦闷之感,暂觉无事,便抓住哪吒,道:“已让你不参战,你为何不听?!”却知此时并非言论佳时,一掌推得哪吒退下云端。




这掌风虽狠,却并不伤人,哪吒只一瞬便立住身形,本欲发怒,又思及杨戬一心想着自己,便不言语,只发力稳住那乾坤圈,为杨戬助阵。




此时便拖延时间,待得师祖到来。哪吒暗忖,想必杨戬自是知那禺疆道法无边,二人皆不是其对手,才不愿自己参战。这番心意哪吒自知,亦有无法并肩作战之遗憾,只得在此以法宝相助。




那方杨戬只觉额前天眼欲开,立反手推开禺疆,矗于一侧。




禺疆亦不动,只道:“非我偷袭,我这蛇儿只是助你驱散你体内之魔障气,只是你心魔甚重,易于反噬罢了。”




杨戬面色阴沉,只道:“你与我二人前日照面,怕是已料想今日局面,你究竟有何目的。”




“真君是装傻还是真傻?”禺疆笑曰,“你与三太子不是已去了那混沌之地寻了巨灵族人?我的目的,你们岂能不知?”




“你且知道些什么,吾等亦知。”




“非也,此事,怕是我未卜先知,抢先一步了。”




杨戬见他笑得诡异,心下顿然发麻,暗暗向哪吒看了一眼。然这情景并未逃过禺疆之眼,复言:“真君,你与那三太子,感情好得三界具知晓,此刻你如此护他,却是在做无用功。”言毕,忽发出狠绝一掌,打得杨戬措手不及,退五尺开去。




那二郎真君法力无边,战通三界,何曾如此之狼狈,这波冲击之下,硬是掩胸后退,口中生生涌出鲜血来!




哪吒瞳孔猛缩,再顾不得些许,便要飞身上天。那方杨戬忽而呵道:“哪吒,走!”




哪吒见到杨戬嘴角那抹绛色,不禁颤抖,咬牙指向禺疆:“你这妖孽!竟伤真君,小爷这就拿你命来!”




“好,本座也不想与你们再耗,我已感受到你那几个师祖即将到来。”禺疆俯冲而下,身速极快,未到跟前便是一凌冽掌风带着天雨雷电。哪吒挡下那一击,然还未反应,便被禺疆一剑硬是生生逼下地去,重重摔至黄土。那剑尖只与他脖颈一毫之距。




哪吒痛得颤栗,然倔强地瞪着禺疆:“你倒可在此杀了我,免得小爷找你寻仇,将你碎尸万段!”




禺疆暗念口诀,直将自己与哪吒之处建起道法之界,隔断那杨戬救人之法。哪吒欲起身抵挡,却被那禺疆施法,压在地面动弹不得。禺疆见他呼吸急促,脖颈青筋暴起,亦被此番话激得不怒反笑:“三太子怕是还没有那能耐碎我肉身。”




哪吒挣扎未果,话却不留后路:“你看看爷爷是否有那能耐?”




“我是不知。”禺疆笑道,俯身凑近哪吒耳边,继而言,“你可知寻那神果的条件?你亦知这二郎真君为何不让你参战?”




哪吒一愣。




“那至纯至净,冰清玉润之人,这三界之中怕是有一些,却只有你锋芒毕露,唾手可得。”禺疆声如摇山,似近似远,“上古灵珠,就是你之本元。”




哪吒复而惊诧,那厢杨戬已破了那法界,如怒号北风,一刀隔开禺疆,捉起哪吒闪身,然这动作用尽气力,无力再躲禺疆随来之剑气,以背挡住哪吒,便又是一口鲜血喷洒入地,看得哪吒浑身颤抖,心惊肉跳,凄然喊道:“杨戬!!”




杨戬这下便是站不住,直径一膝着地,一手亦护哪吒,嘴里碎然道:“……他便是以你为目的……”




哪吒略有哽咽,只扶杨戬,欲带他逃离。那禺疆却未停手,直径攻来。哪吒骇然,祭出火尖枪挡住那一击,但禺疆功力深厚,此番暗暗用力,硬是震得哪吒胸腔剧痛,随即亦是口中逼出鲜血,却持枪未退。




“你护他,他亦无力再护你。”禺疆悠然开口,“你于此想与本座拼命,抑或乖乖缴械,结果都是一样。”




哪吒自是知其法力深不可测,从未惧怕这世间妖魔的三太子也徒生几分惊惶:“你既如此厉害,前日还要骗我二人,卑鄙小人!”




禺疆收起剑,只道:“灵珠子,你当真不记得我?”




哪吒顿然愣神:“……你说什么?”




禺疆亦不答,默然望进他眼,看得哪吒竟退了三步。




本欲开口,忽觉背后之人障气重生,忙转身看去,杨戬那天眼竟是开了,臂膀之上黑气绕体,直冲头顶。哪吒慌神,一把抓着杨戬就唤其名字,欲渡仙气与他,又失声对禺疆喝道:“你这小人,给他下了什么!二郎真君不惧外攻,为何……”言未毕,忽而瞪大双眼,声音不禁发起抖来:“你竟是用自身精魄……侵入其心……”




禺疆笑曰:“这是助其心魔早日成熟,亦早些摆脱罢了。”




哪吒看向怀中杨戬,此时面色煞白,虽未着魔,却不甚舒畅,似是隐忍着的,又抓紧哪吒双手,气息急促。




禺疆复言:“不让他痛苦也成,当下结果了便是。”言毕便召出一掌神力,向杨戬攻去。哪吒怀抱杨戬,无力起身,虽接了那一击,却亦是牵动之前内伤,嘴角鲜血亦新涌一股。手力渐松,便随杨戬跪栽在地。




“哥哥……杨戬……”哪吒从未见杨戬如此之模样,神智混乱,无力起身。只觉心痛难忍,未擦去的鲜血便随下颌滴落,直至溅撒在杨戬那已开的天眼之上。




天眼忽而转动,眼白便染上绛红,一瞬便消去。哪吒万般不解,却见杨戬周身黑气褪了一半,那天眼之眼珠随即化为金色。哪吒因伤,胸口剧痛,只伏在杨戬身上,不知所措。




禺疆微震,复恢复常态,道:“灵珠子,你的心口之血,便是开那天眼之条件。我本有计划,却不想此在意料之外。也罢,杨戬若是日后命大没死,迟早会来寻你。”




哪吒手脚无力,只那双倔强黑瞳目光凶狠。禺疆俯身蹲下,两根手指便抬起他被血染的下颌,轻言笑道:“本座还想与你叙叙旧,就不再予你时间,让你与心上人道别了。”




哪吒欲开口斥骂,却忽觉浑身如风火雷电击中一般,颤抖不已,随即眼前便是灰黑一片,生生没了意识。




那方杨戬得了二开天眼,神智略有恢复,此番却瞧见那禺疆拉起哪吒锢在怀中,却无力阻拦。只闻禺疆那平淡之音传入耳廓:“你二人此缘,在此终结了。”




杨戬欲追,求之不得。欲起身,却周身如散架碎骨般剧痛。心中无力惊惶之感如排山倒海,直至有人降至他眼前,杨戬开口唤了声“师父”,便再无意识。



评论

热度(22)

  1. 荒川之下阿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