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欲拒还迎·外篇 【杨哪·戬吒】

阿雨。:

你们见过正文没写先写番外的吗。


没错就是我。


此外篇算为杨哪向,不过是以哪吒为中心的叙事,也可当做旧日事端的科普。不过我加了不少自己的脑洞,算是围绕哪吒写了些友情,爱情的东西。




七岁那年绵绵雨夜。陈塘峭崖电闪雷鸣。母亲握紧他的小手流下两行清泪,掌心被冰冷薄汗浸湿。




“娘亲。”哪吒抬起稚嫩脸庞,虽神情几分悲伤惶恐,却也坚定。




父亲李靖脸色并不好看,带着极重的戾气,只上前紧紧攥住他的手腕,也不顾他身小跟不上自己步伐,硬是拖上前去,一松便将哪吒甩在地上。“你,生而为妖孽,祸害百姓,是我李家的祸端。今日此刻,我只将你交予四海龙王处置,莫要怪我无情。”




哪吒抬起眉眼望向他生身父亲,轻声道:“孩儿是灵珠下世,并非妖孽。爹爹,你当真不愿护我?”




李靖身躯一震,便扭过头去。




“如此,便好。”哪吒双膝跪地,朝嚎啕大哭的母亲磕了头,又向李靖作拜,道:“孩儿不孝,此生未能为父母分忧,反而祸害家门,连累百姓。孩儿自食恶果,这便去了。”站起身来,指着云间盘旋的四海龙王,大喝道:“老龙王!哪吒现还你一命!当是赔杀你孩儿之罪!你莫要再为难陈塘百姓!”




“爹爹,娘亲,孩儿剔骨削肉还与你们,哪吒此命此人,与你们再无牵连!”他抽出李靖腰间的宝剑,直直削入臂膀骨肉,霎时满地疮痍。孩童之身虽痛得颤栗,但他又强忍煎熬,继而捅入腹部,划开了血口。




母亲见到这血肉肠骨的凄景,已昏厥在地,而那李靖虽眉眼露出不忍,但也未曾回过头来。哪吒突然就笑出声来,鲜血从口鼻涌出,寒心彻骨。那最后一伤,便直接刎了颈脖。




直到身后孩儿再没了声息,李靖才敢转身。喷溅的猩红血液顺着石壁裂缝染了鞋袜,李靖仰首,颤然道:“小儿已自刎谢罪,龙王可退洪水?”




陈塘重重叠浪,一瞬之间归回平静。




静默半载。




直至哪吒塑像被碎,命魂归乾元。太乙真人虽道这是天命,眼中却满满是为疼惜,替他抚了莲花莲叶造了身子,自此摆脱去肉体凡胎。束发年岁的少年之身形在莲池中逐渐显现,红莲图腾蔓延上他的腿脚臂膀,眉间朱砂金华闪过,张扬艳丽。踩过水面之处,脚底便步步生莲。




哪吒披上金霞童子递来的素白道服,对着太乙真人跪下磕头,轻声道:“师父待徒儿恩重如山,当是生父。哪吒此生无以为报,定谨遵师命,孝敬师父。”




太乙真人轻叹一声,用拂尘微抬起哪吒下颌,让那双湿润眼睛看向自己,道:“哪吒,你本为元始天尊座下的灵珠童子,入世为有大任。但天命凶煞,莲花造就你身,却不能消除你一千七百杀劫,为师望你多磨戾气,莫再鲁莽不懂事,惹来大祸。”




“徒儿记住了。”哪吒低声道,却是忍不住,跪上前去,将脸埋在太乙真人腿上,“徒儿便只有师父一人了。”




“哪吒,前途坎坷,但命定之喜事也多。苦难熬去,终得正果。”太乙真人扶起哪吒,“跟为师来。”




乾坤圈与混天绫失而复得,亦得那紫焰尖枪与叱咤天地的风火轮。太乙真人传他枪法,便有意将他放下山去。




哪吒恨极李靖,追其千百里,却是冒犯了文殊广法天尊,被那金环扣住脖颈,硬是死死钉在了墙柱之上。也便是那时瞧见了长兄金吒,却被缚住手脚抽打了二百扁拐。




“哪吒,莫要怪哥哥。你追杀父亲,又冒犯我师,哥哥只能遵师命打你。”金吒嘴中说道,却发现这幺弟倔强万分,被打得七窍冒了三昧真火,也是不肯发出一声。




“李靖也说莫怪他,若他无错,这便是上天无德。”




哪吒浑身疼痛,即便被天尊释放,去乖巧磕了头,但那恨意却万分不减。直至被那燃灯道人压在玲珑宝塔之下,业火烧得他痛苦不堪,声泪俱下。那父亲,便这样不甘心地认了下来。




但即便唤了那声爹爹,这七年情分终究是散在那一金鞭之下,永无回头。




哪吒似乎应生在我黄家,做我兄弟,再无人敢欺负他。




黄天化看着哪吒,总是会如此想到。




哪吒以莲重生,山上修行五年未曾归那早已让他绝望的家门。十二岁救下武成王,十三岁出山辅主伐纣,这缘分终是与黄家定下了。




这貌若美丽少女却威风狠辣,宛若天神的仙家童儿站持在那风火轮上,打得余化落花流水,自此变成了黄家的恩人。直至天化入营,黄滚还缕着胡子,笑呵呵地拉着哪吒说道:“要是小将军是个女儿家,老夫早就让你做我的长孙媳妇儿了。”哪吒哭笑不得,对着黄家老将军着实生不起气来,却只能去尽量忽视周遭笑到僵硬的脸,直到出了营帐,才一拳揍了那嘴里喊着“媳妇儿”的黄天化。




直至认识了黄家,哪吒才觉得自己活了起来。黄飞虎待他是恩人,又似父亲般关爱于他,天化斗嘴捉弄,却是当真护着他的。天祥年纪虽小,但也叫着他三哥哥,净不让外人说他坏话。




如若这伐纣事业能不伤亡,如若天化与黄家没有惨死,哪吒定是觉得这是他命中最大的幸福事。




他的身边,直到若干年后成仙之前,都便只剩下杨戬一人了。




那旧日,便如梦幻泡影,无信无德。




哪吒从这梦魇中惊醒,那感觉压得他几乎窒息。撑起身子,衣衫已被汗湿了一片。




“明是天化不在了,为何我却梦见这些扰人东西。”哪吒喃喃自语,却不自觉地浑身发抖不止。




身后一处温暖胸膛拥了上来。哪吒顿觉一僵,但很快便松懈下来,靠进那宽阔怀抱里,轻声道:“吵醒你了?”




“无妨。我见你梦魇难过,自然是醒了的。”杨戬说道,抱紧了怀中少年,轻吻他的鬓角。“哪吒,无论你犯了多少罪孽,或受了多少苦楚,你要记得,我杨戬都会在你身边,陪你到老。”




“你忘记了,我们即便不成仙,也不会老。”哪吒轻笑。




杨戬并未问他梦见了什么,但他知晓。这就如自己的旧日浮梦,万千苦难,难以言表,却在彼此身上寻到了慰藉。




他沉沦在他凛凛威风中。他欲拒还迎。




TBC



评论

热度(21)

  1. 荒川之下阿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