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酒茨/狗茨】《风花雪月》(8)

扶音_多半是废了:

*酒茨/狗茨 都有,注意避雷,狗茨结局线


*私设,OOC


*感谢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大家!


*今天的扶音有茨木了么?没有!


————————


22


大天狗站在府邸之上的空中,遥望着大江山方向连天的火光,烧得那片天都亮了起来,距离如此之远都像能感觉到灼人的热度,黑云一早就压了下来,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忽明忽灭的火星。


大江山出事了。


大天狗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傍晚时突如其来的心慌感让他无所适从,那一刻他突然就想他,再接着便是雪女通禀的,大江山方向的异常火光。


大天狗沉默的望了片刻,嗅着沉闷的空气,终于拍着翅膀飞向那片燃烧之地。


京都城里,安倍晴明负手立于廊前,也看着那片被火光照亮的天边,大江山事发,风已起,天将变了。


23


大天狗从未见过这样的茨木童子,他怀抱着鬼王的头颅,背向着燃烧的鬼王府邸朝外走来,他周身还覆盖着颜色妖异的鬼火,空荡的衣袖与白发一起猎猎飞扬,一身胃甲都快被染成了血色,还有布满全身的妖纹似有似无的微微闪烁着,那双原本明亮动人的金色鬼眼已经失去了焦点。


他走一步,便听见铃响一声,他所踩踏过的地方,都被灼烧成了焦土。


大天狗站在那里,待他越走越近时,才看见从那双已然死气沉沉的眼中已无半点光泽。


“茨木……”


他轻声唤他,茨木却浑然不觉的从他面前走过,大天狗心有戚戚,与他错肩之际拉住了茨木的手臂,只刹那间茨木妖气迸裂,数团凝结而成的鬼火以如此近的距离窜向了大天狗。


距离太近了,大天狗即便反应及时,也没能全部躲过,两团鬼火被砸在身上,然后侵入体内,被带入的狂乱的妖气在他身体里四处侵略着,这跟以往的完全不一样。
他摇晃了一下单膝着地,片刻后才将那股作乱的妖气镇压拍散,等他抬头,茨木又将鬼火凝结成型,那双眼睛分明已经被怨恨填满,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敌人。


“…死…全都该死!”


惊雷于闪电之后破空而来,豆子大的雨点砸下,只片刻便是倾盆大雨,茨木看着燃烧的鬼王府邸有些茫然,他跪在原地,怀抱着酒吞的头颅,面朝着那场大火,他再无可归之地。


大天狗站起身来,从背后将那样稍显无措的茨木童子拥进怀里,他周身缠绕的鬼火挣扎着想要突破大天狗的防御,黑色的羽翼骤然打开,替他们隔开淋漓的大雨。


风的力量有安抚镇静的作用,大天狗将自己的妖气一点一点的送入他体内,茨木的妖气有失控暴走的迹象,他必须让他冷静下来,一旦被吞噬了心智,便再无环转的余地。


“冷静,错不在你。”


茨木的身体颤了颤,清脆的响铃似乎在回应他一样,大天狗送入他体内的妖气不再受到排斥,在他身体里一寸一寸的安抚着他的狂躁,难以隔绝的悲伤和愤怒,爱恋和绝望。


大天狗沉着目光看了眼被他抱在怀里的鬼王头颅,火红色的头发不再张扬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再看不出半分曾经的嚣张狂妄。


鬼王头颅上还留存有酒吞的妖气,只有微弱的些许,游离缠绕在周围,他微微收紧双臂,沉默了片刻后才在他耳边细语,“鬼王头颅尚存,他的妖力没有散尽,去凤凰林,那里的人或许有办法。”


铃声一阵急响后归于平静,周围只有未曾被这大雨浇灭的烈烈燃烧的火光和不停歇的风雨,茨木回头,沉寂的鬼眼中恢复了一丝明亮,金色的眼瞳注视着大天狗,“吾友…有救?”


或许是因为得不到才最为遗憾,千年的大妖也并非无所不能,大天狗其实并不清楚所谓的爱或情,他只是惦念着茨木童子,从第一次见就无法忘记,便想要他。


知道他心有所系,情有所衷,他因为酒吞童子而强大,也因为酒吞童子才会露出破绽,他就在那个时候接近他,趁虚而入一般,他一向心怀正义,却在茨木童子面前玩弄心机。


大天狗看着那双眼睛,曾经那里面有片星辰大海,却与他没有半分关系。


如今星辰泯灭,大海枯竭,他也无能无力。


“或许。”


24


大雨一直持续到凌晨,而大江山的火光却仍在继续,他们到达凤凰林时,除了几声鸟啼,只有残留在枝叶上的雨水滴落的声音。


大天狗和茨木童子刚刚落地就看见凤凰林的主人站在那里,像在等着他们。


她的手杖闪烁着翠绿色的光辉,空灵的宛如凤鸣的声音响起时,茨木脚踝上的铃铛也跟着颤了颤,“朽骨暗夜,已候多时。”


茨木目光深沉的看他,“你知道我为何而来?”


“知道。”八百比丘尼点了点头,却又接着摇头,“我只有占卜之力,没有救治之力。”


茨木朝前迈了一步,强势的威压铺了开来,八百比丘尼却丝毫不受影响,“万物终有衰亡的一日。”


“吾友是世间至强,何时衰亡也由不得他人来定。”


八百比丘尼轻声笑了笑,“我虽无法救治,却知晓可救治之人。”


“然万物平衡乃法则,我可以告诉你,若你付出同等代价的话。”


“吾之全部,任你所取。”


“一只鬼角,足矣。”


恶鬼由怨恨而生,其角聚其身之气,炼化成形,断角之痛,如同蚀骨刮魂。


茨木在她话刚刚落音时毫不犹豫的抬手,硬生生的掰断了额前的一只鬼角,大天狗甚至都感受到了他周身妖气的动荡,只暗自捏了捏拳,并未阻止。


而茨木自己仿佛只是抬手之间不值一提的小事毫不在意。


被折断的鬼角尚缠绕着黑色的鬼火送到了八百比丘尼的跟前,她伸手接住时便被手杖上翠绿色光辉所包裹。


“京都,安倍晴明,只有他才有救治之力。”


茨木得到答案后只微微皱眉,并没有质疑,八百比丘尼的名字他听过,不死的巫女。


茨木来时将酒吞的头颅寄存于鬼葫芦之中,鬼葫芦是同酒吞一起应运而生的,用于寄存他的头颅再合适不过,他霎时化成了一道鬼影,朝着京都的方向而去。


大天狗没有跟上去,而是看着八百比丘尼,她只晃了晃手杖,“因果循环,即生即灭,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了。”


八百比丘尼看着转身离去的大天狗,轻声道,“你也被卷入了命运之轮啊。”


25


黎明的京都城里还很安静,安倍晴明却站在庭院里,大雨之后的空气并没有变得清新,仍然沉闷,弥漫着不详之气。


安倍晴明府邸的结界被击破,他率着一众式神站在庭院里,看着踏入府邸的茨木童子倍感头疼,被斩杀的鬼王酒吞并未被完全封印,晴明没有理由去救一个恶名远扬的鬼王,但茨木却并不在乎他拒绝的理由。


“晴明,你一日不救治吾友,这京都便一日不得安宁!”


茨木童子并非是在放低姿态有求于人,安倍晴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那之后京都城里每日都有人被残忍杀害,仿佛只是为了杀戮而已。


京都城里的怨气不断增加,无论夜晚还是白昼,京都都不再安全,茨木掐着那个男人的脖子,人类如此脆弱,只要他稍一用力便能捏碎他们的骨头,男人恐惧又怨恨的看着他,茨木舔了舔唇角,低沉的声音充满了诱惑,“要恨就恨安倍晴明吧,那个被你们称为守护京都的伪善之人,亲手将尔等送入了地狱!”


茨木带着一身血气从屋子里出来,大天狗站在屋顶看他,半个月已数不清茨木杀了多少人,造就了多少冤孽,茨木吃了不少人类的心脏,他的妖力在杀戮中不断增长。


大天狗抬手抹去了他脸上的血迹,或许是因为枉造杀孽,又吸收了许多怨气生魂,原先一头白发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被血浸染的红,摄人心魄,又不寒而栗。


茨木看了他一眼,金色的鬼眼中眼波流转,“离我远些,大天狗,若被怨气侵体,会堕为恶鬼的。”


大天狗仿佛听出了话里的担心,转而捏了捏他的手,“无妨,我很强。”


茨木这次没有急着离开,他扔了一壶酒给大天狗便兀自坐下,等安倍晴明赶到时,只剩下了茨木一人,那壶酒已经见底,他高傲又嘲讽的笑看着晴明,“晴明,你身上正散发着恶鬼的气味。”


安倍晴明看着与半月之前有些巨大变化的茨木童子心惊,“你若再不收手,将再无回头之路。”


“晴明,那些人类临死之前都在呼唤着你的名字,你要知道,他们的惨死,皆你所赐。”


“吾乃恶鬼,罪孽深重,安倍晴明,你的灵魂并不清白。”


安倍晴明叹了口气,为了让京都不再怨气冲天,也为了不再有人因他枉死,茨木童子所言非虚,杀人的随是茨木,但因却在于他,而这个因还要从源赖光献给鬼王的那坛酒说起。


安倍晴明最终答应救治酒吞童子,以此来换京都安稳,茨木将寄养着鬼王头颅的鬼葫芦交给了安倍晴明,他不怕他耍什么心机,以他吞食了近百人的心脏的妖力,安倍晴明奈何不了他。


“晴明,若是吾友有半分差池,我便让整个京都为他陪葬!”


————————


谢谢大家不嫌弃这篇文,可以完结倒计时了。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