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信云】败局(二)

SuL飲:

韩信╳赵云


同时代设定


【信云】败局(一)


http://sul-sambition.lofter.com/post/34afe5_e79b40e




大概是个中篇?


大概不会坑?[wait




———————————————————————————————




       自从魏蜀关系再度紧张,赵云就没怎么睡过安慰觉。


       那日应刘备的召唤,他从军营一路奔波回城,路过蜀汉交界地带的竹林时,闯上了正在对弈的韩信和张良。


       他大可绕开,但当他看见那人一头耀眼的红发,一身墨色的轻衣,视线竟然无法移开。赵云忍不住向他们靠近了些。韩信抬头,与他视线相对,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双极为好看的眼睛,深邃幽然,如漆黑的夜。


       不知是莫名的信任,还是初见的友好,他接过了韩信的酒。


       此番风度定非等闲之辈。赵云的直觉这样告诉他。“只惜没能得其姓名,云虽有意相识一场,无缘也罢。”他并没有抱念头再与韩信相见。尘世之乱,与他擦肩而过的路人太多。


 




 


        蜀国都城,一切井井有条,空气却略有凝重。


        赵云几乎是到主公殿门口才下了马,他理了理因连夜赶路有些凌乱的衣衫,匆匆步入殿中。刘备和诸葛亮似乎在商议什么,见赵云进殿,皆露出一抹喜悦之情。


     “子龙在前线辛苦了。”刘备示意赵云坐下。“魏军可有动静?”


     “回主公,魏军暂无开战之意。”赵云在旁席坐下,一脸严肃地回答,“末将认为,魏军这般平静,不是好事。”


        诸葛亮道:“亮赞同将军看法。赵将军可知汉地?”


        赵云眼里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汉地要如何?”他深知汉地虽多年未介入争霸,却是一个令魏蜀都十分忌惮的存在。


       “吴与蜀同舟共济,吴蜀与魏相互牵制。汉地偏安一方,固然乐于坐收渔翁之利,但这时间的代价,只怕太长,其获利也是未知。魏军近日状态异常,看这情形,倘若汉地君主无心久等,魏军与汉结盟,赵将军,蜀国可有活路?”


        赵云沉默着,魏的实力本身胜过蜀国,纵使蜀有军师诸葛亮的绝代智谋,对付魏军也颇为吃力。汉地军师张良,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汉地名将韩信,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此二人的名声早在蜀国建立之前便响彻中原,再加汉地养精蓄锐多年,如果真当与魏达成盟约,蜀国没有活路。


      “军师的意思是?”


      “联汉。”诸葛亮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汉地强盛,终归是墙头之草,哪边对自己利大就倒像哪边。蜀国离汉地更近,或许,还来得及。


       赵云点了点头,他自然清楚说动汉地与蜀联盟是多么困难,但他更相信诸葛亮的才华。


      “这也是主公唤你回来的原因。”诸葛亮笑了笑,“已经说了好几次无需担心亮的安危,主公仍坚持要你与我一起同前往汉地。”


      “云定护军师周全。”赵云对刘备认真地说道


        既然边境暂时安定,他离开一阵子也无妨。赵云想去汉地很久了,或是说,他想去见识一下那曾经威名响彻战场,他一直以其为标榜的韩信,韩重言很久了。


        不过他马上打消了这能见到韩信的念头。接见他们的肯定不会是韩信,他作为一名外国武将也不能踏进汉宫半步。


 


 




 


       韩信百般无聊地走进汉宫,似乎比他更无聊的刘邦,他的君主,正毫无坐相地半瘫在首座,把玩着一张黄纸。


      “有人拜访?”韩信草草地行了个礼,在刘邦这个永远吊儿郎当的君主面前,他向来也随意得很。


      “子房去招呼了。”刘邦露出一个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笑容,似乎让军师去接见来访者并非什么大事。


       “那我先告辞了,去市里喝会儿酒。”韩信懒洋洋地道,他来见刘邦,也只是想单纯地告诉他一声,他出去玩了而已。


        刘邦似乎有些失望地道:“你不好奇一下我手中这玩意儿,也不问问是谁来了?”


      “没兴趣。”韩信跨出了殿门。


      “哎,我也想出去喝个酒……”刘邦撑着头,并未阻止韩信离开。黄纸被他随意地丢在桌案上,黑墨写的字十分显眼


          汉魏盟约










       赵云随着诸葛亮到达汉都后,诸葛亮还是独自进了汉宫。


       赵云在驿馆待得无聊,便决定出门见识见识汉都的风貌。这次出使非常低调,他并未穿戴往常那身银白的盔甲。一袭简洁明了的白衣,一抹湛蓝的额带硬是被他穿出了七分俊朗,三分脱俗。走在街上,人们的目光不禁向他聚拢,只道是哪家的俊俏的公子出来散步了。


       汉都繁华,市坊更是如此。街贩叫卖,人流涌动,明艳的招旗随风飘扬。同样是井井有条,汉地却是一派悠然自由,和谐安详。赵云眼睫低垂,不禁为蜀国百姓整日在战乱中担惊受怕感到愧疚。


       突然,一个小小的东西悄无声息地落到赵云的肩上,他微微一惊,拾起一看,是一朵雪白的兰花。花瓣饱满,花蕊嫩黄,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他抬头向兰花落下的方向看去,微微睁大了眼。


       酒楼上,一个高挑的红发男子正靠着窗注视着他,嘴角一丝浅浅的笑意。正是在竹林里遇到的韩信。


       赵云不知是欣喜还是惊讶,拿着兰花愣愣站在原地。韩信朝他招手,示意他上楼,他便鬼使神差地走向了韩信所在的酒楼。


       赵云来到韩信的厢房前,正犹豫要不要进去,门便被打开了。


       韩信就站在他面前,没有了门的阻隔,赵云才意识到他们是站得极近,近得他被韩信一身醉人的花香笼罩着。他愣愣地看着韩信,许是先前在饮酒,薄唇染上一层水色,把本不明显的红衬得鲜亮了些。韩信也注视着赵云,看着他一副惊喜又懵懂的样子,深邃的双眼里竟不知不觉得注满了温柔。


       赵云突然回过神来,意识到见面招呼也不打一声,却这般直白地盯着人看是极不礼貌的,更何况,或许这才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在下失礼,请阁下恕罪。”赵云赶忙后退两步,拱手道。那朵兰花还被他夹在指间,这想要挽回礼节的行为反而显得俏皮了。


        韩信笑了笑道:“赵将军不必多礼,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既是缘分,可否赏脸进来坐坐?”他侧过挡在门前的身体,比了个请进的手势,赵云都被他叫上楼了,若是拒绝,那才真是失礼至极。


       “恭敬不如从命。”赵云也顺水推舟,“既是再见之缘,阁下直呼我赵云便可。”


       “难得再见之缘,我可否称你子龙?”韩信这把直接把舟推水中央了,三两下把二人的关系变得似乎亲密无间。


       赵云也不好拒绝,无奈地笑道:“依阁下。”他走进厢房,精致的木桌上是一束盛开的兰花,韩信满身的花香和丢下来这朵兰花大概是因为这个了。兰花旁放着一个酒壶和一只酒杯,韩信果然是在这里饮酒的。


       韩信也把目光投向赵云看向的地方,像是想起了什么,笑道:“先前我在此独饮,未想能遇见你,只备了一只酒杯。”他引赵云到桌边,示意他先坐下。“不过我刚才已经叫人去添酒具了。”


        说罢门外果然传来小二的声音,韩信过去,又转身回来,手里多了一套酒具。他为赵云和自己都斟上酒,举杯道:“子龙,我敬你一杯。”


        赵云也举起酒杯,刚想开口,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韩信的姓名。酒杯停在一个举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的高度。赵云是个注意礼节的人,他今天却手足无措,分明想要表达尊敬,却处处背离了礼节,还要韩信来为他挽回局面,这让他羞愧得耳根发红。


       当然这只是赵云自己这么觉得。


       韩信是个聪明人,看到赵云这般模样,只觉莫名地可爱,忙开口道:“我差点忘了,那日在竹林子龙问我姓名,我要你与我对弈,赢了才告诉你,只惜没能……”


       他看到赵云耳根都要红得滴血了,微微一怔。


     “抱歉,云当时确实有急事在身。”赵云解释道,他完全把自己不知韩信姓名归结到了没能对弈而非韩信莫名其妙的条件上,并且这个没能对弈还是因为自己拒绝了韩信。


     “无事,无事。”韩信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内心却忍不住对赵云这副模样充满了喜爱,甚至,想欺负。


     “云现在可以……”赵云调整了一下心态,重新镇定地道。


     “这里没有棋具。”


     “… …”赵云有一种遇到了克星的感觉,在眼前这个人面前,自己的礼节与风度简直荡然无存。当然这还是他自己这么认为而已。


     “如果子龙不介意,我们可以比酒?”韩信晃了晃酒杯。


         赵云微微一笑“甚好。”他对自己的酒量是相当自信的。






——————————————————————————————————————————————


好想直接写高潮啊q-q





评论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