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邦信】故人怀 1

我就想吃李白攻:

《故人怀》


Cp:邦信 酒鱼 王者荣耀


Key:游戏设定  历史向转生韩信、刘邦  拧成麻花的感情


分级:NC-17


 


 



“重言今天这脸色真是差的没法看。”李白隔着凉亭的柱子,探出手去摸蜃楼王露出袖子的一截苍白手腕,“我那次抢他三个大龙才难得见他这般神情。”


剑仙站在凉亭下,庄周则倚靠在凉亭的沿座上。他们有着半个身位的高度差,李白仰着头伸着手,动作招摇,蜃楼王却纵容他有些胡闹的行事,还配合地把胳膊稍微伸过去一些,好让剑仙完整地握住他。


“韩将军惴惴不安的心事已经有好几日了,前两天还来找我说他做了一团糟的梦,”他把下巴搁在扶手上,让脸在探出凉亭,垂下眼帘轻声细语,“新角色今天进峡谷,这梦都不必我为他去解,他自己连蒙带猜都能得出个结果。”


“也不知是谁来?”李白眯起眼,问得漫不经心。


“总是故人了。”


 



韩信的脸色是真的不好,自他在这地方住了许久,这是他第一回这么心悸。


心悸来得莫名其妙,却纠缠着他不肯放过。他一开始有些摸不著头脑,直到他夜里入睡时被噩梦缠身,一次次在天明之前惊醒坐起,韩信猜出了原因。


因为无论他梦见哪个场景,梦境的最后总是以竹节穿身之痛收尾。韩信在梦里别无他法,这片场景永远一成不变,汉宫庭院,深棕色的高大廊檐,青翠的小片绿竹。


廊下不知那处焚着苦涩的沉香,韩信在梦里明明没有嗅觉,却总带着这样的意识。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如何穿过廊下金凤朝阳的屏风,踏上庭院的碎石路,寂静无声之中,他惶恐里带点了然;疼痛传来的同时黑暗一并来袭,他最后看见的就是五步开外的那盏、还没点上的宫灯。


事实上,他连自己的血都没看见,就像一只被蒙在灯罩里的飞蛾,晦暗无光地死去了。


他在梦里死去,韩信就在现实里醒来。


浑身冷汗津津却好端端地躺在榻上,被褥也没怎么动过,只是腿边的床单被攥出无数杂乱的布痕,细细密密如同他的掌纹似的,也像有人这般揪住他的心脏。


韩信垂眸坐在那,几近叹息地往外呼出一口浊气,窗外皎月正挂着老高,他却清醒地要命。


只好提着龙枪出去当个夜游神了。


今夜是新角色入峡谷的日子,免不了会有人好奇想要连夜见见新人是谁。只是王者峡谷偌大,新人会在哪个角落便是不得而知的事了,许是蜃楼王所在的西域,也可能是狄仁杰治下的长安城。


或是这只有他一人独住的汉宫。


夜深露重,韩信却只披了一件单衣出门,微冷的空气反而让他不再这么心烦意乱;他倒也是希望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新人是谁,不过想让韩信自欺欺人那是不可能的,临到关头,左右他再心悸也是无用。


王者峡谷的宫灯无需人添烛火,入夜便会自动点起来,天明便又兀自熄灭。


韩信沿着廊下宫灯照出的小径慢走,不知何时鼻尖开始飘着若有若无的沉香味。汉宫遍布了细密的竹林,偶尔一阵风吹过来便是翠竹青叶沙沙。


韩信避无可避,终于见到那个了然于心的新角色;那人正站在一间偏殿的门口,半侧着身,背对着他,乌色的大氅边露出里面做工精巧的紫棠色锦衣一角;韩信瞪着他的冕旒,久久未能说出一句话来。


这几日的梦让他一点旁的推测都做不出,然而即便他已经有所预料,到头来见到了,也还是怔得失神。


男人在视线的边界察觉到他,猝不及防间就回过了头,把他纳入眼底的时候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韩信?”


手里的龙枪一时间像是有千斤重一样,让韩信几乎使不出力气——他不会承认是这声轻唤抽走了他的力气,若此刻真要他直面自己,还不如让他直接昏死过去更好。


沉香的味道不知何时开始重的可怕,韩信惊觉他的鼻腔喉间满是那股糜苦之味。


可他总还是要开口的,却不愿再称那人“君主”,他是已死之身,当然也不必再受“淮阴侯”的约束。


韩信哑着嗓子张嘴,眼眶鼻腔、喉间背脊皆是一阵酸涩,偏偏脸上又露出不为所动的表情:“……刘…邦。”


 


 


 




TBC




 来说说这个文。


你觉得刘邦是无情的吗?事实上几乎没有无情的人类才对。他可能有些薄情,所以他挥霍。他挥霍,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


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或大或小的事情,说不定你的列表里正躺着这么一个哪位、知名不具。


再孤高的王坐在王座上,总会有一瞬间明白自己孤单得彻底。毕竟王是唯一的,所以就没有并肩的人了。


就我来说,就我萌着邦信的角度来说,能有第二回重来,刘邦可能是怎么样都不会放开韩信的。


于是就有了第二点,薄情寡义的人不是没有深情的时候,这就像因爱生恨啊之类的极端反应。史向邦信在我看来刘邦薄情,把韩信捅了n个对穿【闭嘴   的原因可能是邦哥太爱自己了,他的深情对象是自己,他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所以眼里就容不下别的任何人【有威胁】。


韩信的死亡对他来说做不到无动于衷,尽管他会表现出来多少那就是另一回事。


毕竟韩信有这么重要的地位作用,占据了刘邦人生长河中的这么一大部分,因此萌个邦信,说他在韩信死后内心触动之类的也是勉强合乎逻辑的吧。


是啦这就是作者会萌上邦信的原因,这个完全没写过史向邦信的家伙萌上邦信,其实是因为历史脑内才萌上的。


那么这个文的初衷就是为了写二次重活之后的邦信,毕竟全史向邦信的结局大家都心知肚明。


太苦太苦,不是不好,就是太苦,太苦。


可能有一天会写,但是这篇文先好好的吃点糖,虽然拧成麻花。

鐮仙儿:

@NAVIE做完作业了吗 点的邦信糖
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糖...😢不甜啊啊啊习惯性搞事
点梗画完了 其他的评论没有什么脑洞啊不好意思

安森森666:

码个在云梦被邦哥抓了扔后车的重言同学,裤子什么的太难了就不画了(ಡωಡ) 纪念下连赢三把还打了个mvp,诸葛越用越顺了,跑起来还很风骚(浪)!还有鲁班的输出怎么那么猛了ヾ(´A`)ノ゚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女扮男装但我真的是男人·(二).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这居然还有后续*
白色情人节快乐x*
ooc属于我*

4.
“我是男人。”韩信说,想了想又补充,“真的男人,不是女扮男装,和你不一样。”
他对面的花木兰拿新得到的短刀削着指甲,动作之诡异,让韩信不由得感叹起女孩子的心灵手巧。
花木兰的眼神在他身上瞟,在红眼影那处流连一番。最终停留在韩信大开的衣襟,挑起眉似乎欲言又止。
韩信这才想起自己领口开的低,露出一大片的胸膛,这么明显没有胸究竟要怎样才会被认为是女孩子啊摔!
……其实这个传言之所以能传的沸沸扬扬只是因为峡谷里的人都太无聊了需要个消遣吧?
花木兰收回视线欣赏自己的指甲,心想韩信还是太纯良了他究竟是不是女孩子只不过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情,毕竟最近真的很无聊嘛。
想完之后花木兰慢悠悠地说:“韩信你脖子上有吻痕。”

5.
韩信心想他今天回去就要卷铺盖扔给刘邦让他麻溜的滚出自己的房间。
但是当韩信打开门被迫与刘邦交换了一个草莓巧克力味的吻之后,他像以往无数次那样原谅了刘邦,接着两个人再次滚上了床单。
刘邦握着韩信的腰感叹说:“雏儿你这腰真细啊,其实你真的是个女人吧?”
韩信被顶的一步到胃又痛又爽,一时间无法反手给刘邦一巴掌,只能将脸埋在枕头里艰难地对刘邦竖了个中指。
刘邦亲了亲韩信沾着泪水更显绯红的眼尾,开始了实干。

6.
野区小王子社会你白哥:
韩信,你是不是生理期来了?肚子疼就别跟我抢打野了,你要什么我帮你打啊。
真男人你信哥:
傻逼吧李白,我是男人。
傻逼李白: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肚子疼好好休息,多喝热水。
真男人你信哥:
…………

韩信隔着屏幕仿佛都被李白此时的温柔宠溺糊了一脸,他回想了一下曾经在野区两个人抢野抢的天昏地暗的日子,觉得现在对面那个李白可能是假的。
要么就是喝了假酒。
跟他肯定没关系。
……总之,不管怎么说,自欺欺人这方面的技能点点满了,对大家都有好处。

农药清流狄仁杰大大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大概是有的吧……后续什么的\
ooc属于我



0.
治安官要求涨工资,被女皇一票否决。

1.
“治安官,我的雏儿好可爱啊,我想犯罪怎么办?”刘邦闲来无事在午睡前发了条信息骚扰狄仁杰。
狄仁杰二话不说放下电话,带着李元芳风风火火赶去了西汉,拿出手铐把正在午睡的西汉君主抓了起来。
刘邦一脸懵逼:“狄仁杰???”
“将犯罪扼杀在源头。”狄仁杰冷酷无情的说,“你被逮捕了。”
刘邦:“???你不知道我和雏儿是情投意合的夫夫关系吗??”
狄仁杰冷漠冷眼:“上次我还看见韩信和李白在一起。”
目瞪口呆的刘邦:“啊???你再说一遍???”
狄仁杰于是又说了一遍,然后刘邦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拿出自己的大宝剑来了个传送。
狄仁杰没有阻止他,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
(被迫)跟过来的李元芳:“狄大人,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狄仁杰拿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在一页上打了个勾,平静的说:“来完成张良[君主每天和韩将军秀恩爱心里苦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我]的委托。”
李元芳:“……?”
“现在韩信和李白都不在西汉,张良自然就清净了。”
李元芳:“………狄大人炫彩无敌棒。”

2.
“治安官!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抢我师傅的炉子!”
哪吒激动的一巴掌拍在狄仁杰的办公桌上,然后被放在上面的令牌硌的一声惨叫,含泪哭诉。
狄仁杰把自己的令牌收起来:“令师傅在?”
哪吒从自己的裤裆……不,腿下拿出来一个红色小兵……不,太乙真人。
狄仁杰从未如此庆幸过李元芳的海拔。
太乙真人站在办公桌上很是委屈的说:“乖徒儿吃藕,我在给乖徒儿买藕的时候,炉子还在我旁边,结果突然我眼前一花,我的炉子就不见了!”
他强调道:“新买的衣服!圆桌骑士呢!很贵的!”
狄仁杰思考了一下,问:“有看清抢炉子的人的样子吗?”
太乙真人想了想,比划比划:“白色的衣服…过去的时候一大股酒气…”
“我知道了。”狄仁杰点点头站起来,“麻烦你们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之后李元芳拖着一个人进来,身后还拴着一只炉子。
太乙真人喜极而泣:“炉子!你的衣服没事!”
炉子也很感动:“太乙你居然是关心衣服而不是我?!”
狄仁杰欣慰的看着他们重聚,眼神凌厉的扫向这个犯人,怒斥道:“李白,你为什么抢炉子?”
李白满脸的生无可恋,靠着李元芳来了个完美的葛优瘫:“妈的红马尾,我还以为是韩信。”
狄仁杰回头看了看太乙真人的炉子。
……不好,居然真的很像韩信。
不过李白还是应该逮捕。
这样想着的治安官,回头听见一声大叫:“狄大人!李白将进酒了!”
狄仁杰并不惊慌,沉着冷静的提高了声音:“可是李白,你莫非是对韩信有什么企图?不然为什么要抢人。”
李白瞬间出现在原地激动道:“不是!我只是想报复他抢我野!”
狄仁杰冷酷地看着他:“元芳,逮捕他。”
李白:“………?……!!!狄仁杰??你居然套路我?!”
面对质问,狄仁杰,不屑的笑了。

[王者]石见何累累(邦信深夜飙车)

林笑大魔王-肝本:

石见何累累 | 林笑笑笑笑,https://zine.la/article/50229940e4b411e6840252540d79d783/


防止被吞请进入链接食用, 戳不进可戳评论, 不负责任的深夜发车。总之...享用愉快。

[王者]我想上你,你却只把我当君主(邦信)

林笑大魔王-肝本:

我想上你,你却只把我当君主


背景:瞎几把乱混合
CP:邦信
注意:借梗“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基佬邦x深柜信。










“刘季夜里忽然匆匆赶来,
一把掀开帘帐,
与我说未央宫骤冷,
他睡不着,
想在我这儿借一宿。”


忠心的韩将军,
腾出了自己的府邸让君主睡下,
并扯着萧相国,
连夜去运炭为未央宫生暖。






“刘季喝醉,
说峡谷之大却无人知晓他的痛苦,
和孤家寡人的寂寞。”


尽职的韩将军,
快马加鞭找来了嬴政刘备武则天,
安排他们四人搓了一天麻将。






“刘季出阵归来,
神色疲惫,
浑身是血,
拉着我要我替他洗洗。”


担忧的韩将军,
烧了温度合适的水,
挽了衣袖坐在浴池边,
为君主认真地洗去了身上的脏秽。






“刘季与我说起,
他觉得有个披散长发的美人,
在他近身侧,
甚觉赏心悦目。”


恍然大悟的韩将军,
去叫来了“貌同女子”的军师,
并解开了他衣服上的麻花辫。






“我同刘季走到摘星楼上,
他俯视着汉宫,
说如果我需要,
赏赐可以再多一点,
更多一点。”


视功名如粪土的韩将军,
拱手相告,
军师也只要了一片小小的留地,
信能得君主赏识拜为大将已经很知足。






“刘季夜里又来了,
说未央宫有鬼怪啼哭不止,
扰人心烦,
他还得在我这儿宿一夜。”


不信邪的韩将军,
披了中衣提起枪往未央宫去了,
说今晚要治治邪物。






“刘季说,
我的马围猎时受了惊,
还是别骑了。”


雷厉风行的韩将军,
从马厩牵了正修生养息的战马,
翻身跨了上去。






“新年时,
乔装打扮出去游玩,
刘季说我的糖果子很甜,
他也要吃。”


聪明的韩将军,
咬着嘴里的糖腌山楂,
寻了半晌,
给刘季买来一包。






“刘季喝醉后去泡温泉,
要我也下去。”


自制力很好的韩将军说,
不了,
酒后遇热醉的更厉害。






“刘季说,
与军师下邳夜谈犹觉得是恰逢知己,
但那年在军帐中见了我,
才知相见恨晚。”


心直口快的韩将军,
脱口而出,
哪年来着?






“刘季说,
他心里苦,
蓝瘦香菇,
要干点什么才能舒服。”


关心君主的韩将军看看他的脸色,
转身要往太医院走,
被忍无可忍的君主一把抓回去,
并压在床上撕开了衣服。













END
军师: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也很绝望呀。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欢迎收看今日头条:家暴的最高境界

吕布不知道做了什么对不起貂蝉姑娘的事情,遭到貂蝉姑娘新技能:炮打吕布的攻击。

围观人员均是一脸不知所措。

事情传出后,我们采访了几对cp:

“还是我家子休温柔。”说完李白抱紧了坐在鲲上的庄周,手摸到了奇怪的地方去。

“朕要给重言比个心。”刘邦比完心之后按着韩信亲了一口,顺便搂着韩信的在韩信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我们看见韩信耳朵都红了。

“治安官不管家暴。”狄仁杰如是说,然后看了李元芳一眼,“即使我不发工资元芳也不会打我的。”李元芳在一旁露出了造反的微笑。

“吕布不应该啊。”刘备一脸这是活该,“怎么能让老婆动手呢?该自己跪下啊!”

“小乔是爱我的。”周嘟嘟,不是,周都督欣慰一笑,假装没看见小乔拿着扇子蠢蠢欲动想送人上天。

我们再采访一下单身狗。

………

啊,神医拒绝了我们的采访并向我们扔了一瓶风油精。

………

张良温柔地笑起来,翻开了手中的书,“呵,脑子坏掉了吧。”

“言灵·火烧基佬。”

“良药治gay!”












跪求农药别卡(。顺便君主真好玩啊昨天用君主三个MVPˊ_>ˋ

笑话.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了,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韩信是怎样的人,会不知道这般浅显的道理?

能够预见到的结局。

却……也不是怕了,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会接受的吧。

心凉罢了。

早在拜将台时许下了忠诚与真心,便再也收不回来。

那一片赤诚给出去了,刘邦会将此视为珍宝还是草芥,他却是无从得知了。

奢望终究是奢望,偶尔在梦里会看见唤着自己“重言”的君主,一起共看这大汉江山。

醒来后便会觉得自己愚蠢至极。

这也是你敢想的吗?

竹刀刺进身体割裂皮肉,视线逐渐模糊,赤发和鲜血蜿蜒在地上,如同垂死的蛟龙。

吕后俯视着他,讥讽地问:“疼吗?”

韩信摇头,这自然是逞强。即使他这一生征战,受伤无数,也比不过现在心上抽痛。

吕后似乎被激怒了,冷笑着说了什么。

韩信却是再也听不真切,只用着最后的力气算是留下遗言。

“请告诉君主,信不疼。”

我说不疼,你信吗?

君主,请一定要相信。

以前谁听了这句话,然后是如何回答?

“重言,你说的一切我都相信,唯有这‘不疼’二字,我是无论如何不会信的。”

细细想来刘邦是没有食言的,刘邦怎么会不知道他从未有过反心。

他相信他,可是这又如何。

功高盖主,大忌。

韩信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该如何走自己的路,他很早之前便看见了自己的路途光芒万丈,直到他被贬为淮阴侯,他依旧清楚的看着自己的路。

却是一路荒芜。



而曾经,韩信少年时是那样的坚信自己前途无量,未来如沐光芒。













史向*

留着以后再改改(。

小剧场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接生贺的小剧场#
#依旧是生贺#
#一共七个#
#cp:狄芳,酒鱼,邦信,瑜乔,备香,离轲,吕婵,亚安#

小剧场一:女皇陛下明察秋毫.
————————————————
女皇:“听说狄仁杰你和你的小密探相处的不太好?”

狄大人:“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女皇:“你整天板着脸小孩子看了当然喜欢不起来。”

狄大人:“………”

女皇:“这样,听朕的,你带他晚上去逛街,请他吃好吃的,然后做点小动作比如揉揉头发啊捏捏耳朵啊,这样很容易得到小孩子的好感的。”

狄大人:“………是。”虽然不太相信但是试试吧………

第二天。

女皇:“怎么样?朕没说错吧?”

狄大人:“女皇陛下算无遗策,微臣心服口服。”



小剧场二:关于桃花.
————————————————
李白:“当初一枝桃花和子休定情,我当然喜欢桃花。”

庄周:“呵,再不回稷下来看我,我就跟着越人跑了。”

李白:“!!!子休你等我!!mdzz长安和稷下怎么隔得这么远!!”

庄周:“还喜欢桃花……身上惹了那么多桃花的人真是讨厌。”

李白:“我身上桃花再多,也自始至终只心悦子休一人。”

庄周:“……///”

扁鹊:“……辣眼睛。”



小剧场三:军师今天也很心累.
————————————————
刘邦:“听说长安的狄仁杰在他家密探的生辰上表白,就把他的小密探感动的非君不嫁了。”

张良:“……君主,良不觉得韩将军也会这样。”

刘邦:“总要尝试一番。”

张良:“………言灵·蜡烛。”

第二天。

刘邦:“韩将军,孤心悦你。”

韩信:“哦。”

刘邦:“……重言,怎么如此冷漠?”

韩信:“呵呵。”

刘邦:“雏儿,你难道不感动吗?”

韩信:“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君主。”

刘邦:“唉,算了,既然雏儿不听话,那就身体力行吧。”

韩信:“???刘季你从我身上下来!!!”

第三天。

张良:“……重点难道不是在生辰上表白吗?………言灵·蜡烛x2。”



小剧场四:稷下的千年之狐.
————————————————
翠绿的竹林为景,墨紫色的发丝间点缀着几只青蓝色的蝶,白色的狐耳轻轻一颤,青丘的千年之狐低下头,含笑看着怀中沉睡的青年。

“子休。”

温柔至极的呼唤。

稷下的贤者睁开眼,眼里淬着融化了的阳光,唇角轻轻勾起:“太白。”

“我梦见了你。”

“哦?梦见我如何?”

“梦见……”贤者抬手,坏心思地捏了捏千年之狐敏感的狐耳,“你变成本体,然后让我捏你的尾巴。”

千年之狐也不恼,俯下身在贤者带笑的唇边落下一吻:“只是这样吗?我没有告诉子休,我心悦你?”

“没有。”贤者无辜地眨眨眼睛,撑着身子坐起来,侧过头唤鲲,但一向听话蓝色的大鱼这次居然没有搭理他。

千年之狐揽住做了坏事就想要逃跑贤者,“那就不行了呀。”

压低了的嗓音无比惑人,“子休留下来,我给你看我的尾巴。然后……我心悦你,这句话的意思,我要变着法子说一百遍一千遍。”

“直到子休回应我。”



小剧场五:君主与白龙.
————————————————
刘邦麾下战无不胜的韩信韩将军,其实是一条白龙。

这个秘密韩信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张良看他这么自信也就没有说什么,刘邦看他们这么蠢萌,不是,自信,一个人在未央宫笑趴。

后来张良似乎有所察觉,但韩信一直不知道。

(看韩信装傻觉得很好玩的)刘邦:“韩将军这么厉害,倒是让朕觉得是有白龙助力。”

(以为自己藏得很好的)韩信:“君主过奖了。”

(觉得君主是不是知道什么了的)张良:“……言灵·特大号蜡烛。”

一次韩信受了重伤,在自己的营帐内化为本体休养,谁知他刚把自己巨大的身子盘起来,刘邦掀了门帘走进了,“重言,朕来看看你。”

然后刘邦就被惊慌失措的白龙将军一尾巴扫出去了,扫了一个优雅美丽的弧线。

营帐外的张良:“………言灵·蜡炬成灰泪始干。”

营帐外其他将士们:“发生了什么???君主被韩将军赶出来了???这是以下犯上还是小两口间的情趣???”

韩信:“!!!君主信不是故意的!!!”

刘邦(吐血):“………”

韩信赶紧变成人形胡乱套了件外袍出去把君主捡回来,然后门帘一放把所有人包括军师隔绝在外面。

张良:“……呵呵。”

刘邦一睁眼看见披着外袍的白龙将军郑重地看着他:“对不起,君主,信不该瞒着您。”

韩信低下头等待君主责罚。

刘邦静静地看着韩信良久。

哦,准确来说:刘邦静静地看着只披着外袍红发垂在肩头露出漂亮的锁骨以及胸口大片白皙皮肤的韩信,良久。

“朕怎会怪罪雏儿?”刘邦微笑着把自己的将军扶到床上,顺手把韩信身上的外袍扯下来,“来,让朕看看你的伤。”

韩信顿时觉得自己的君主好善解人衣哦,和其他那些妖艳贱货的君主都不一样,感动极了,“信无大碍。”

“让朕好好看看,别动。”

“这怎么行……啊…!君主别碰那里……”

“一激动就会露出尾巴吗?”

“不…唔!”

“龙角真漂亮啊。”

“君主……别…啊…”

营帐外的张良:“………言灵·喜烛。”



小剧场六:你怎么看.
————————————————
夜色渐深了。

李元芳神色凝重,大耳朵抖了抖,确定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终于放下了心。

他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小心翼翼地绕过障碍物,在内心冷笑了一声:呵,我可是长安城的密探,这么简单的任务对于我来说轻而易举。

关键的东西就在眼前了!李元芳伸手,一把抓住了桌上的深蓝色本子,然后矮身就地一滚,躲在了墙角的黑暗中。

证据到手!

李元芳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借着月光翻开本子阅读着上面风骨清流的字迹。

一页,两页。

突然,李元芳呼吸一窒。

找到了!

“………md狄仁杰!又扣我工资!”

“元芳,对于半夜来我房间这种行为,你怎么看?”

“啊…狄大人你还没睡啊………哈哈…”

“放下账本,自己来我床上。”

“………遵命……”



小剧场七:和夫人比起来.
————————————————
刘备:“出来混,就是要讲义气,我刘备的夫人当然也要接受我的兄弟和儿子。和夫人比起来,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义气。”

真的吗?

刘备:“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香香!和夫人比起来……没有!什么都比不过我的香香!兄弟?那是什么?儿子又是什么?香香你是我的小公主,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关羽的驴吵到你了?二弟,把你的驴牵走!香香生气的样子真可爱,等等!香香别动手!小心把手打疼了!我现在就跪下!你要我跪什么?我跪,立刻就跪!想看看庄周的鲲?好好好,三弟快去偷鲲!”

关羽和关羽的驴:“???”

张飞:“???”

刘禅:“爹你不疼我了!………等等别打我!我离家出走!我现在就走!我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错了!”

孙尚香:“刘玄德你是不是笨蛋!”

刘备:“我是!香香说我是我就是!”

孙尚香:“………笨蛋!”

脸颊上染了浅浅的红晕,孙尚香拽住刘备的衣领往下一带,在刘备的唇边飞快的亲了一下:“本小姐就是喜欢你这个笨蛋///”

刘备要升天了:“香香!!!爱你!”

诸葛亮:“………药丸,吃枣药丸。”

对于刘备的行为?

周瑜:“玄德兄做的很好,尚香很幸福。对于我来说,小乔也是最重要的,没有之一。

小乔:“小乔最喜欢周瑜大人了~”

高渐离:“懂了!我懂了!阿轲!我给你弹琴!我给你唱歌!阿轲今晚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买!阿轲你别打我了,我以后自己就去跪琴!阿轲你是我生命的唯一!赢政是什么我们不管他,我们回家甜甜蜜蜜去!还刺什么秦!阿轲是最重要的!”

荆轲:“……你…其他的也就算了…别弹琴别唱歌……………算了,随你吧,跑调我也喜欢听。”

高渐离:“阿轲!!!我爱你一辈子!!!”

吕布:“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貂蝉,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和你比起来,一切都是微不足道。”

貂蝉:“妾身有你就够了。”

亚瑟:“啊…会不会太夸张了。不过和安琪拉比起来,其他的的确都不重要了。”

安琪拉:“哼,都不知道说些好听的。”

亚瑟:“我会永远爱你,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安琪拉。”

安琪拉:“勉为其难的…哼///”



小剧场·结局:你觉得会是什么?
————————————————














您的好友单身狗已退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