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酒茨/狗茨】《风花雪月》(9)

扶音_多半是废了:

*酒茨/狗茨 都有,注意避雷,狗茨结局线


*私设,OOC


*感谢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的大家!完结倒计时!


*今天的扶音有茨木了么?没有!


——————
26


鬼王于混沌中修养,残余的微弱妖力让他在结界中沉睡,酒吞脑海里全是最后一眼中茨木的那双眼睛。


安倍晴明站在庭院里,抬头看着那棵也不知年岁的樱花树,想起茨木童子的那番话,总觉得那股不详之气并未消散。


京都城里的安稳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月余,失踪的人口持续增加,人们言说是妖怪作祟,安倍晴明以为是茨木童子所为。


他去找茨木童子道明来意时,茨木站在高处,神色不屑的看他。


“晴明,吾等虽为妖怪,却也自有道义。”


安倍晴明怔了一下,茨木童子没有为自己申辩什么,他只是不屑,分明是在说比起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妖怪可比人类差远了。


其实也没错,安倍晴明悻悻而归,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做了些错误的判断,他并不认为茨木童子在说谎,像他那样的大妖,根本无需谎言加身。


京都城里的压抑气氛始终没有散去,那么作祟的妖怪又究竟是谁?


27


茨木近来总是喜欢待在京都城外的那颗樱花树上,大江山一夜之间成了死地,鬼王被斩杀的消息不胫而走,却也没哪个不长眼的敢去招惹他,再加上他前段时间在京都城里大开杀戒的事,小妖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大天狗又拍着翅膀落在树稍上,他没说话,只是看着茨木出神,他的身影显得十分寂寞。


他其实想把茨木带回爱宕山的,那句“跟我回去”总是被压在胸口,大天狗说不出来,因为他知晓茨木不会答应。


茨木童子对那个男人的眷恋足以用痴狂来形容,他不愿跟他回爱宕山,也不愿再回大江山,酒吞童子不在,他便没了归处。


轻缓的笛音悠扬着荡开,茨木将远放的目光收回来,偏头笑了笑,他在想若是自己没有在京都徘徊那几日,若是他一直在酒吞身旁,若是他就在大江山上,那些蓄谋已久的人类是不是就不会得逞?


茨木在遇到酒吞之前是不相信命运一说的,但从那之后他就信了。


命运是什么,是遇到了一个人,在心里扎了根,愿为他鞍前马后,能与他并肩同行,只要他要,刀山火海为他取,只要他想,千难万阻也奉他为王。


他手里是一壶酒,和那日他打算给酒吞带回去的那壶一样,酒是好酒,只是再没机会交到他手里让他尝一尝。


大天狗看着茨木,他勾着唇角看着手上的酒葫芦,眼神柔和却落寞,他所有的温柔都这样悄然的给了酒吞童子,从未表露出来过,小心翼翼的将非分之想藏在疯狂的拥护之下。


茨木有自己的骄傲和倔强,他不愿在那个男人面前表露的一面都无意间展露在了大天狗面前,两种截然不同的姿态,他为此情不自禁,也为此痛苦无奈。


笛音最后随风远去,大天狗伸手撩起茨木身后被风带起的头发,浸血一般的红色发丝在他指间颤舞,这样的茨木童子比之初见时带着几分的冷冽,多了些妖魅和危险。


“你有何打算?”


茨木想了一会儿,还来不及回答,风过之后他脚踝上的铃铛突然轻颤作响,像是在指引着什么,他便站起了身来面朝着那个方向。


大天狗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突然弥漫开来的陌生气息拍了拍翅膀,隐隐将茨木纳进了他的保护范围之内。


道路尽头突然漫开了白雾,由远及近的铺开来,有意识一般的停在他们周围。


大天狗看着从白雾中渐渐走出来的两个人皱眉,茨木也同样面色冷冽。


黑白鬼使,冥界的引路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可不是什么好事。


28


“茨木童子,奉阎魔大人之命,前来引你去往冥界。”


鬼使的声音借着白雾传递而来,他们甚至分不清这句话是出自两位之中的哪位之口,只隐约的看见那面随风而动的招魂幡,和缠绕着冥火的勾魂镰,再便是他脚踝上时不时脆响的铃音。


茨木冷笑了一声,“阎魔?”


鬼使白轻轻叹了口气,原本冥界并不会太过干涉妖魔鬼怪的作为,万物生灵皆有定数,只要在范围之内,冥界便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前些日子茨木肆意横行,在京都城里枉造杀孽,使得怨魂丛生,冥界也因此乱成了一团,阴阳平衡被破坏,一些鬼怪从冥界跑了出来,冥界忙于处理逃脱的恶鬼才没在第一时间内找到茨木童子。


“跟我们走吧。”


黑白鬼使朝着他微微侧身让出了一条路来,等来的却不是茨木童子,而是一团鬼火,在他们脚边炸开,二人向后退了几步堪堪避开。


鬼使黑握着勾魂镰有些生气的看他,茨木已经立于半空,猩红的鬼手上又捏了一团鬼火,黑色的外焰包裹着渗人的红色,原本只金色的鬼眼也隐约的藏着一丝猩红,若有若无的看不真切。


“滚!”茨木看着他们,面目竟然有几分狰狞,他只吐出了这一个字,尽是冰冷决绝。


茨木不会跟他们走,至少在酒吞没回来之前,他哪里都不会去,他必须留在京都,才能震慑着安倍晴明不会玩儿什么花样,人类总是奸诈狡猾的,他并不完全信任安倍晴明。


黑白鬼使却暗自皱眉,茨木童子不会乖乖跟他们走也在预料之中,原本强行带走也并非难事,但前提是他还是之前的那个茨木童子。


眼下这个茨木童子他们已经难为敌手,他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太多的怨气,尚来不及全部炼化,只是暂时被他强行锁在体内,才会导致他外貌上发生了变化。


若是像茨木童子这样的大妖妖气失控暴走,要拉上半个京都也不无可能。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