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刘邦受】《我家邦哥二三事》

我就想吃李白攻:

《我家邦哥二三事》


Cp:你x刘邦  王者荣耀 


Key:现代设定  男性召唤师master与被召唤英雄刘邦  短片段


警告:梦境妄想产物。第一人称视角。


分级:R16


 


Part1


无论如何刘邦的意思是我怎么也不能抵抗的。当我把人扑倒在公寓的单人床上的时候,刘邦就在勾着嘴唇笑,一点也没有要推开我的意思。


我当时就心里就“噔”了一声,一秒钟明白过来自己肯定又是上了刘邦的勾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反正从第一天把这个男人召唤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已经深切地意识到自己是搞不过他的才对。


我叉开腿按在他胸口,在他闷笑的声音里用暴力撕开了他紧绷绷的白衬衣,天知道我想干这件事多久了,这家伙每次都穿这种紧身的衬衫,诱惑得要命。


“我真的要操你了,刘邦。”


 


Part2


别人召唤出来的英雄都应该在屏幕里,但是我召唤出来的却坐在我家的沙发上。


“邦哥……你……要喝茶吗?”


毕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祖,就算现在大剑已经被我供在电视机柜里了,我依然有种没由来的惊慌。


“别紧张,”男人稍稍向后靠坐在了柔软的沙发里面,盯着站在旁边的我,脸上的神色远比我这个真正的现代人气定神闲得多,“你大可以坐下来,我的主人。”


他眯起紫色的眼睛看着我,一面叫着主人,我猜他心里肯定在看我笑话。


于是我胆大包天地伸手勾起他的下巴,“把你的衣服都脱了。”


 


Part3


相处熟了之后我就和以前一样叫他邦哥,该干什么干什么,邦哥的存在并没有给我这个单身男青年的日常生活造成多大的困扰——虽然改变是很大了……


邦哥不会做菜,但是没关系,邦哥长得帅,菜场的女摊主都愿意每天给他打折;邦哥不会打理自己的发型,但是没关系,邦哥长得帅,男造型师愿意费劲全力把他打造得更帅。


我必须承认,邦哥是个万人迷,荷尔蒙爆棚且男女通吃、老少皆宜。


别误会,邦哥来我家第一天我让他脱衣服是因为他穿着一身盔甲,这样下去绝对会把我的沙发钩坏的。


虽然我和邦哥的身量差不多,但是处于对高祖的敬畏我实在不敢让他一直穿我的衣服,第二天就带着他去了附近的商业中心买他想要的服装。


他每次一出更衣室,那群年轻漂亮的导购员小姐们都要小声尖叫一阵,夸他穿什么都好看。


不得不说,他真的穿什么都好看,再傻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能穿出气质。


我站在后面,看着镜子里,他一件又一件的换着穿,明明最后还是要我掏钱,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无视了。


最后他提着好几件颜色款式都不同的衣服走到我面前,举起衣服问我,“你觉得哪件衣服好看?”


我没错过他没念出声的口型,分明是“主人”两字。


但我当时视线完全落在他身上,邦哥正试穿着一件紫色针织的v字领毛衣,胸口露出来一大片肌理分明的白色。


难怪那群小姑娘满脸通红都不说话了。


“……全都买了。”


 


Part4


我第一次看到邦哥的人鱼线,是有一次他洗澡忘记拿睡衣了。


我正趁着空闲在排位,高祖请我给他送一件睡衣,我哪里敢不去,只好端着手机盯着屏幕,提着邦哥的丝绸睡衣进浴室。


“邦哥你的睡……”


我从屏幕上抬起眸子,一眼看见刘邦全裸着站在瓷砖上,恰巧浴室的镜子装了细射灯,暖黄色十分亮——也把我面前的邦哥照得一清二楚。


他棠紫色的发梢还滴着水,身上却已经快擦干了,双手抹着什么——是润体乳。


在他之前我是根本不知道有男人会用润体乳的,至少不会用全身的,但是刘邦就是用,而且还看中了一款相当女士香味的。


他白皙的肌理泛着光,线条紧实漂亮,人鱼线下带着薄薄一层阴影,性感又色情;明明是个同性,身体构造和我没有任何不一样,但我的视线完全无法克制,往下——


“咚。”


我还排着位的手机掉进了没盖盖子的马桶里。


 


Part5


从那天开始刘邦看我的眼神似乎变了。


 


Part6


我怀疑我中毒了,不管刘邦在家穿宽松的线衣还是紧绷的衬衫,我都觉得他的荷尔蒙在爆表,而且还特别指向我。


由于我和刘邦每天都成双入对出入,邻居和楼管都已经默认了我们两是同居基佬的关系。


开始这么一两次我试图解释,刘邦就上来扣住我的手,十指相扣,也不说话,就是眯着眼睛笑。


解释的行为变成了发狗粮,当然就解释不成了,再后来我就彻底打消这个念头,安安心心背上同居基佬的头衔。


 


Part7


有的时候和邦哥一起打游戏,邦哥很喜欢用李白和兰陵王打野,但是他用的最好的英雄是中单妲己。


我……当然是不懂为什么的……


他每次躲在草丛里逮住对面脆皮一顿胖揍,打完经常就被人围追堵截,完了还要我用刘邦去开大救他。


难免有救驾失败送双杀的时候。


“邦哥你又浪。”


“护驾不周该当何罪?”


你就是正儿八经欠日。


 


Part8


过生日的时候刘邦听说是我的生辰,就送了我一个吻,舌吻,少儿不宜的那种。


我想起来谁和我说过高祖好男风这件事,但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忍不住按住他的后脑吻回去。


刘邦酷爱薄荷糖,每天都要吃掉半条,含在嘴里,于是连说话的时候都有一股薄凉的甜味,接吻的时候就更是这样了。


我们隔着桌子接吻,两个人都朝中间弯着腰,我因为重心不稳往前倒了一点,只好伸另一只手在刘邦胸口扶一把,免得摔进一桌菜里面。


结果一把摸到刘邦胸口细腻温热的皮肤,其下心脏正勃勃跳动着。刘邦正好穿着那件v领针织衫。


我顿时大脑有点当机,听见邦哥含着我的嘴唇低低笑出声来。






【和谐部分请走微博:http://weibo.com/1846463341/EA1OHoQes




Part11


刘邦在我怀里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他紫色的头发在我的鼻尖扫动,让我感到一阵瘙痒。


我却难得毫无睡意地睁着眼睛,和刘邦头靠着头,不知道为什么兴奋得睡不着。


“怎么,动了我……现在后悔了,嗯?”刘邦说着在被单下面的腰又动了动,结实的臀肉挤着我本就还没餍足的器官,我呼吸一滞,好半天才憋出一口气。


“刘季你要是不想睡你大可以告诉我。”


刘邦大概没想到我敢这么叫他,居然沉默了一会儿。


“你知道,要是以前你胆敢如此称呼我,是要处死的。”


“那我现在算是于帝王枕侧了。”我捞过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圈进怀里,用下半身去蹭他的臀缝,“君上,您处死我试试?”


刘邦胸腔贴着我震动,压着嗓子笑了半天,侧过头来和我接了个吻。


 


Final part


虽然我一直担心邦哥有一天会回到游戏里,可能是游戏关服的那一天,也有可能是任何一天。


但事实证明我是白担心,因为不止邦哥没有消失,我发现我也不再变老。


老天,真是夭寿了。


后来我就和刘邦愉快地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说做了一个梦,决定把它扩展成文。
这文是我这辈子第三篇发出来的第一人称,回头看简直羞耻度爆表……前两篇都是初中高中的时候写的了。
有一点车,但我觉得它算不上十八,所以定了十六。
邦哥给死了。

评论

热度(87)

  1. 荒川之下我就想吃李白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