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邦信】故人怀 1

我就想吃李白攻:

《故人怀》


Cp:邦信 酒鱼 王者荣耀


Key:游戏设定  历史向转生韩信、刘邦  拧成麻花的感情


分级:NC-17


 


 



“重言今天这脸色真是差的没法看。”李白隔着凉亭的柱子,探出手去摸蜃楼王露出袖子的一截苍白手腕,“我那次抢他三个大龙才难得见他这般神情。”


剑仙站在凉亭下,庄周则倚靠在凉亭的沿座上。他们有着半个身位的高度差,李白仰着头伸着手,动作招摇,蜃楼王却纵容他有些胡闹的行事,还配合地把胳膊稍微伸过去一些,好让剑仙完整地握住他。


“韩将军惴惴不安的心事已经有好几日了,前两天还来找我说他做了一团糟的梦,”他把下巴搁在扶手上,让脸在探出凉亭,垂下眼帘轻声细语,“新角色今天进峡谷,这梦都不必我为他去解,他自己连蒙带猜都能得出个结果。”


“也不知是谁来?”李白眯起眼,问得漫不经心。


“总是故人了。”


 



韩信的脸色是真的不好,自他在这地方住了许久,这是他第一回这么心悸。


心悸来得莫名其妙,却纠缠着他不肯放过。他一开始有些摸不著头脑,直到他夜里入睡时被噩梦缠身,一次次在天明之前惊醒坐起,韩信猜出了原因。


因为无论他梦见哪个场景,梦境的最后总是以竹节穿身之痛收尾。韩信在梦里别无他法,这片场景永远一成不变,汉宫庭院,深棕色的高大廊檐,青翠的小片绿竹。


廊下不知那处焚着苦涩的沉香,韩信在梦里明明没有嗅觉,却总带着这样的意识。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如何穿过廊下金凤朝阳的屏风,踏上庭院的碎石路,寂静无声之中,他惶恐里带点了然;疼痛传来的同时黑暗一并来袭,他最后看见的就是五步开外的那盏、还没点上的宫灯。


事实上,他连自己的血都没看见,就像一只被蒙在灯罩里的飞蛾,晦暗无光地死去了。


他在梦里死去,韩信就在现实里醒来。


浑身冷汗津津却好端端地躺在榻上,被褥也没怎么动过,只是腿边的床单被攥出无数杂乱的布痕,细细密密如同他的掌纹似的,也像有人这般揪住他的心脏。


韩信垂眸坐在那,几近叹息地往外呼出一口浊气,窗外皎月正挂着老高,他却清醒地要命。


只好提着龙枪出去当个夜游神了。


今夜是新角色入峡谷的日子,免不了会有人好奇想要连夜见见新人是谁。只是王者峡谷偌大,新人会在哪个角落便是不得而知的事了,许是蜃楼王所在的西域,也可能是狄仁杰治下的长安城。


或是这只有他一人独住的汉宫。


夜深露重,韩信却只披了一件单衣出门,微冷的空气反而让他不再这么心烦意乱;他倒也是希望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新人是谁,不过想让韩信自欺欺人那是不可能的,临到关头,左右他再心悸也是无用。


王者峡谷的宫灯无需人添烛火,入夜便会自动点起来,天明便又兀自熄灭。


韩信沿着廊下宫灯照出的小径慢走,不知何时鼻尖开始飘着若有若无的沉香味。汉宫遍布了细密的竹林,偶尔一阵风吹过来便是翠竹青叶沙沙。


韩信避无可避,终于见到那个了然于心的新角色;那人正站在一间偏殿的门口,半侧着身,背对着他,乌色的大氅边露出里面做工精巧的紫棠色锦衣一角;韩信瞪着他的冕旒,久久未能说出一句话来。


这几日的梦让他一点旁的推测都做不出,然而即便他已经有所预料,到头来见到了,也还是怔得失神。


男人在视线的边界察觉到他,猝不及防间就回过了头,把他纳入眼底的时候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韩信?”


手里的龙枪一时间像是有千斤重一样,让韩信几乎使不出力气——他不会承认是这声轻唤抽走了他的力气,若此刻真要他直面自己,还不如让他直接昏死过去更好。


沉香的味道不知何时开始重的可怕,韩信惊觉他的鼻腔喉间满是那股糜苦之味。


可他总还是要开口的,却不愿再称那人“君主”,他是已死之身,当然也不必再受“淮阴侯”的约束。


韩信哑着嗓子张嘴,眼眶鼻腔、喉间背脊皆是一阵酸涩,偏偏脸上又露出不为所动的表情:“……刘…邦。”


 


 


 




TBC




 来说说这个文。


你觉得刘邦是无情的吗?事实上几乎没有无情的人类才对。他可能有些薄情,所以他挥霍。他挥霍,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


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或大或小的事情,说不定你的列表里正躺着这么一个哪位、知名不具。


再孤高的王坐在王座上,总会有一瞬间明白自己孤单得彻底。毕竟王是唯一的,所以就没有并肩的人了。


就我来说,就我萌着邦信的角度来说,能有第二回重来,刘邦可能是怎么样都不会放开韩信的。


于是就有了第二点,薄情寡义的人不是没有深情的时候,这就像因爱生恨啊之类的极端反应。史向邦信在我看来刘邦薄情,把韩信捅了n个对穿【闭嘴   的原因可能是邦哥太爱自己了,他的深情对象是自己,他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所以眼里就容不下别的任何人【有威胁】。


韩信的死亡对他来说做不到无动于衷,尽管他会表现出来多少那就是另一回事。


毕竟韩信有这么重要的地位作用,占据了刘邦人生长河中的这么一大部分,因此萌个邦信,说他在韩信死后内心触动之类的也是勉强合乎逻辑的吧。


是啦这就是作者会萌上邦信的原因,这个完全没写过史向邦信的家伙萌上邦信,其实是因为历史脑内才萌上的。


那么这个文的初衷就是为了写二次重活之后的邦信,毕竟全史向邦信的结局大家都心知肚明。


太苦太苦,不是不好,就是太苦,太苦。


可能有一天会写,但是这篇文先好好的吃点糖,虽然拧成麻花。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