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不灭

三间田芜:

等到杨戬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彻底喜欢上那个如火炽烫的少年了。


他喜欢他飘在空中张狂飞舞的发,像朵火焰一样照亮暗无天日的战争中央。


他喜欢他身上那些疯狂蔓延的奇异纹路,战争飞烟盖不住它们,反而灌溉它们生长得更鬼魅更狰狞。


他喜欢他不避烈焰骄阳不畏冰川洪流的精瘦脚踝,上面一圈圈缠着繁重的环线随着动作而震动鸣叫。


他喜欢他那与身体上传递出的鬼魅截然不同的简单清亮的声线,远远喊一声,荡进四国。还有笑声和哭音,胸有成竹胜券在握时,喉间似藏了一块清糖。


他喜欢他的瞳,像天神炼丹炉里炼了个昏天黑地好不容易才练出来的神丹妙药,滴溜滴溜炯炯有神。


还有……还有他的唇。


二月飞霜茫茫降下,泌在那人肩上足上,被他抖抖嗖嗖消去了。那人还把好友的爱犬用雪球打了个透心凉,反被扑一身雪还乐此不疲,无节制的在雪地中和哮天犬上窜下跳,最终惹得哮天犬喷嚏连连。


杨戬站在不远的高处观望他们,嘴角勾起一道浅湾很快又黯然了。他原以为那个爱吵爱闹的家伙会指着哮天犬捧腹大笑,可他却望见哪吒忽然静了下来,脸上是自初识起许久未再出现的难以言说,像是食不知味般。


“对不起啊。”哪吒站在松软雪泥中,声音不轻不重,喉咙里梗满歉疚对哮天犬道,“我忘记了,你和我不一样…这里太冷了,我带你回去。”素来不知炎寒有别的哪吒竟在雪中轻颤起来。


“杨戬出来接招啊!”


一大早被元气的大嗓门吵醒,被直呼姓名之人起先是不乐意又烦躁的,同时偏偏又免不了心里几分蠢动雀跃。


杨戬皱起了眉,直接未见其人先接其招,看也不看将三叉戟飞出门外倒插在哪吒脚前几寸的地面,随即现身在门边。


正逢那小红毛伸出脚尖轻碰了三叉戟两下作势挑衅,杨戬都等着他一腿把三叉戟踹向自己门面了,这回倒好,只见这顽劣子直直踢起了三叉戟到与他视线齐平又伸出手一把抓住,也不嫌自己的招数又是脚碰又是手摸让人笑掉大牙。


哪吒手拿三叉戟,一边在空中转不停还耍了起来,这回只两下就不瞎搞了,扬起个炫目张狂笑容。“老是玩一个多没劲!来追我呀,追到就还你!”


反正杨戬是没漏掉对方先前自己被自己用三叉戬打了一下头的蠢样子,虽然明白即便不跟上去,那小子很快就觉自讨没趣把三叉戟还回来了,仍是鬼使神差地一同飞过去。


彼时的哪吒还会在被三叉戬痛击后疼得呲牙咧嘴使劲把眼泪往回憋,还会没事干就颇为残忍地拿来不知道又从哪条恶龙身上扒下来的龙筋在杨戬家门口跳绳吵人,还会趁着杨戬不在抢哮天犬狗粮,这也就算了还趴下来扮狗和哮天犬比谁叫得凶,许久才注意到自己身后黑了脸的杨戬……


就在杨戬觉得哪吒也没那么讨人厌的时候,那个人却不再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他杨戬而言,应该是早该习惯。


杨戬看着额头上那只看起来可怖而炽烫的眼睛,自己闭口不谈出门的事情,只能随哮天犬耐不住性子跑出去玩了。


心中忽然腾升起不好的预感,额前一阵猛得刺痛,杨戬突然听见哮天犬的嘶吠和光剑交错的铮响,瞬间连额发也顾不得放下往外冲去。


同样烈焰样的发,轻狂的语调,跑跑冲冲没个正行,讲的话也还是让人好气好笑。哪吒立在哮天犬身前,好一阵哇哇乱叫,说到入神处巴不得抄起混天绫把那群地痞流氓吊起来继续骂。“欺负它做什么!你有本事来打我,我站在这给你打!好啊,你不打我,我打你!别跑…”


不同的是——杨戬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一言不发提走了还要冲恩公叫叫嚷嚷的哮天犬。


临走时他偷偷撇了眼,浑身赤金的少年见他来了仍伫立在原地,那么远地看着自己,眉目间有疑惑不解也有墨迹的意味,空张开嘴伸出手想做些什么让自己停下,终于还是扭头飞走了。


杨戬听说了,那是个炼金炼出来的哪吒,太乙真人都快炼呕血才救活的无赖小英雄。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哪吒不会痛,你在他背后使劲扯他头发,他估计也一点不会察觉。


杨戬还是去了,陈塘关,李靖府上,临走前做贼样仔细打量了镜中自己的模样。


李哪吒就好像早有所预料,背着月亮,脚底是屋顶棱棱角角的青瓦,就那样站着,在他周身翻飞的混天绫被冷光勾勒出一圈暗红色,杨戬却想到了围巾,不由得暗自好笑。


声音很轻,可还是被哪吒听了去。


“这么好笑?也说来让我乐一乐啊,杨兄?”


“没大没小。”


哪吒不还嘴了,等到他一个没有必要的助跑后稳稳降落在地面,被迎面拂了一脸灰尘的杨戬才看清他那双赤金眼睛里炸开的笑意。至少在那个瞬间,杨戬觉得自己遇见李哪吒真是再好不过了。



怀里的黑犬挣扎起来,哪吒还没能来得及举目四望一探究竟是什么东西让哮天犬反应这么激烈,眼前就是一黑。


他手乱挥两下,活像落水的鸭子,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


原来是一块厚皮草披风。“冷也不知道回去。”想也不用想这种比二月飞霜还冷的禁欲声线是谁。


“我不冷。”与言语相反,哪吒边攥紧了领口的布料,指节因为用力还有些发白,“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真怪,平时这样玩都没事。”


杨戬不做声,他太了解眼前人了,无非还是他说给别人听的自言自语。


“我怎么还抖……还抖?还抖?真怪!”


“杨戬,我得去找我师傅看看了。”


“你今天怎么不说话?都怪。”


“我也…切。”


长亭到了,这是该给人送别的地方,可他们没有芳草萋萋,没有隔叶黄鹂,没有风吹柳絮,也没有雨后绒绒爬上青石台阶的苔藓。有的就是那几条吓人的冰棱柱,倒垂下来,一副要戳人脑壳的凶相。


哪吒不怕,他可是金子造得不坏之躯,杨戬呢,个子那么高,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撞上了。


“你做什么?”


“我就熔着玩玩,你还不让我玩了。”


水滴啪啪砸下来,一时间就是只有嘀嗒嘀嗒的,杨戬希望哪吒再讲点什么,哪吒心说自己还是闭嘴别再一个人叨叨了。


“哪吒。”冰柱快熔完了,“我有件事没告诉你。”


“哦,我知道。”哪吒不着痕迹减小了火气,“你的眼睛。”


不是这个。“恩。”


“杨兄。”哪吒都要悲伤的笑起来了,“我也有件事没告诉你。”


“恩,我知道。”杨戬觉得自己有点失落,其实是很失落才对,“你那时候其实不记得我了。”


胆小鬼。“哈哈。”


冰柱融完了,化成一摊青石台阶上的深色潮湿,等到三月了那里可能会爬上绒绒的苔藓,哪吒先前踩过的雪下可能还埋着快睡醒的新芽,杨戬经常站在那上面的枯枝不久会抽出绿叶来…


长亭很旧了,真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吧,如果有人动作大点在这底下打一架,不小心惊动了石墙,坍塌下来那是分分钟的。


“我要走了。”


“你就在这里,好好守着陈塘关。”


等我回来。



杨戬觉得自己这回真的要完蛋,眼睛不知道被血还是汗糊了昏黑一片,他也没力气再想,黑暗中勾画那个顽劣子的脸颊。


“呔!你们这些不是人的东西!”


这是属于少年特有的清亮嗓音,从上空划过是近在咫尺,杨戬被一涛热浪平息后的冷风吹开了昏沉,一瞬息没了困顿之意重新撑起身子。


他在熊熊火光之中见到了他,不算健硕的少年躯体原本只是均称还偏单薄此刻却显得高大而威风凛凛,他背后妖冶的红纹骤然发烫,好像一副冲破皮肤向外肆意生长的架势,狂气又英勇,以一当百不在话下。


那身影直奔敌人内部,所经处无一幸免业火燎身,金光乍现让人睁不开眼。


顷刻间对方首领已然嘶叫着跪下,哪吒的赤目被战火和铁锈味的血熏得更深,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金色的三尖枪一下一下划开丑陋皮囊,将他削得皮开肉绽,筋骨外露,最后割下敌人的头颅。


接下来的一切在杨戬眼中仿佛加之慢景。


哪吒冲着杨戬转过身来,仍是恍惚地抹了抹鼻子上脸上的血污,眼里的杀戮狠戾未完全消散,但已经替换成另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眼里只有杨戬,看不见那些乌烟瘴气,仿若这里是阳春三月,飘在血海里的尸骸是萋萋芳草上只为迎接杨戬归来的白花。


哪吒张口说了什么,杨戬耳鸣什么也听不清,只觉得那个笑真是傻里傻气的好看。


杨戬后知后觉,哪吒胸口开出一朵红色的雪莲来,那是为自己挡了致命一击的证明。


“我想和你一起。”


“等不到你来陈塘关找我我就来了。”


“没事,我一点都不会痛……”


等到杨戬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彻底爱上那个少年了,无关外貌亦或是过去。即便哪吒再调皮捣蛋,再一别多时,再忘记他——


只要哪吒站在他眼前只一瞬息,属于他挑起的悸动和残酷便再次复苏,熊熊火焰漫上破碎山河,是他独有的守护,是孤注一掷的荣耀。


“和我一起。”


既然有你守护这片土地,那我便来守护你。无论你金身不坏,无论你痛感尽失,无论你置身事外,无论你暗自伤怀。


“待在我身边。”


“至死不渝?”


“死也不渝。”


end


乱写的 羞耻
盲目堆词语痴汉哪吒 没剧情
戬吒 戬吒 真的戬吒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