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笑话.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了,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韩信是怎样的人,会不知道这般浅显的道理?

能够预见到的结局。

却……也不是怕了,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会接受的吧。

心凉罢了。

早在拜将台时许下了忠诚与真心,便再也收不回来。

那一片赤诚给出去了,刘邦会将此视为珍宝还是草芥,他却是无从得知了。

奢望终究是奢望,偶尔在梦里会看见唤着自己“重言”的君主,一起共看这大汉江山。

醒来后便会觉得自己愚蠢至极。

这也是你敢想的吗?

竹刀刺进身体割裂皮肉,视线逐渐模糊,赤发和鲜血蜿蜒在地上,如同垂死的蛟龙。

吕后俯视着他,讥讽地问:“疼吗?”

韩信摇头,这自然是逞强。即使他这一生征战,受伤无数,也比不过现在心上抽痛。

吕后似乎被激怒了,冷笑着说了什么。

韩信却是再也听不真切,只用着最后的力气算是留下遗言。

“请告诉君主,信不疼。”

我说不疼,你信吗?

君主,请一定要相信。

以前谁听了这句话,然后是如何回答?

“重言,你说的一切我都相信,唯有这‘不疼’二字,我是无论如何不会信的。”

细细想来刘邦是没有食言的,刘邦怎么会不知道他从未有过反心。

他相信他,可是这又如何。

功高盖主,大忌。

韩信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该如何走自己的路,他很早之前便看见了自己的路途光芒万丈,直到他被贬为淮阴侯,他依旧清楚的看着自己的路。

却是一路荒芜。



而曾经,韩信少年时是那样的坚信自己前途无量,未来如沐光芒。













史向*

留着以后再改改(。

评论

热度(95)

  1. 荒川之下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