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小剧场

至如信者,国色天香:

#接生贺的小剧场#
#依旧是生贺#
#一共七个#
#cp:狄芳,酒鱼,邦信,瑜乔,备香,离轲,吕婵,亚安#

小剧场一:女皇陛下明察秋毫.
————————————————
女皇:“听说狄仁杰你和你的小密探相处的不太好?”

狄大人:“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女皇:“你整天板着脸小孩子看了当然喜欢不起来。”

狄大人:“………”

女皇:“这样,听朕的,你带他晚上去逛街,请他吃好吃的,然后做点小动作比如揉揉头发啊捏捏耳朵啊,这样很容易得到小孩子的好感的。”

狄大人:“………是。”虽然不太相信但是试试吧………

第二天。

女皇:“怎么样?朕没说错吧?”

狄大人:“女皇陛下算无遗策,微臣心服口服。”



小剧场二:关于桃花.
————————————————
李白:“当初一枝桃花和子休定情,我当然喜欢桃花。”

庄周:“呵,再不回稷下来看我,我就跟着越人跑了。”

李白:“!!!子休你等我!!mdzz长安和稷下怎么隔得这么远!!”

庄周:“还喜欢桃花……身上惹了那么多桃花的人真是讨厌。”

李白:“我身上桃花再多,也自始至终只心悦子休一人。”

庄周:“……///”

扁鹊:“……辣眼睛。”



小剧场三:军师今天也很心累.
————————————————
刘邦:“听说长安的狄仁杰在他家密探的生辰上表白,就把他的小密探感动的非君不嫁了。”

张良:“……君主,良不觉得韩将军也会这样。”

刘邦:“总要尝试一番。”

张良:“………言灵·蜡烛。”

第二天。

刘邦:“韩将军,孤心悦你。”

韩信:“哦。”

刘邦:“……重言,怎么如此冷漠?”

韩信:“呵呵。”

刘邦:“雏儿,你难道不感动吗?”

韩信:“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君主。”

刘邦:“唉,算了,既然雏儿不听话,那就身体力行吧。”

韩信:“???刘季你从我身上下来!!!”

第三天。

张良:“……重点难道不是在生辰上表白吗?………言灵·蜡烛x2。”



小剧场四:稷下的千年之狐.
————————————————
翠绿的竹林为景,墨紫色的发丝间点缀着几只青蓝色的蝶,白色的狐耳轻轻一颤,青丘的千年之狐低下头,含笑看着怀中沉睡的青年。

“子休。”

温柔至极的呼唤。

稷下的贤者睁开眼,眼里淬着融化了的阳光,唇角轻轻勾起:“太白。”

“我梦见了你。”

“哦?梦见我如何?”

“梦见……”贤者抬手,坏心思地捏了捏千年之狐敏感的狐耳,“你变成本体,然后让我捏你的尾巴。”

千年之狐也不恼,俯下身在贤者带笑的唇边落下一吻:“只是这样吗?我没有告诉子休,我心悦你?”

“没有。”贤者无辜地眨眨眼睛,撑着身子坐起来,侧过头唤鲲,但一向听话蓝色的大鱼这次居然没有搭理他。

千年之狐揽住做了坏事就想要逃跑贤者,“那就不行了呀。”

压低了的嗓音无比惑人,“子休留下来,我给你看我的尾巴。然后……我心悦你,这句话的意思,我要变着法子说一百遍一千遍。”

“直到子休回应我。”



小剧场五:君主与白龙.
————————————————
刘邦麾下战无不胜的韩信韩将军,其实是一条白龙。

这个秘密韩信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张良看他这么自信也就没有说什么,刘邦看他们这么蠢萌,不是,自信,一个人在未央宫笑趴。

后来张良似乎有所察觉,但韩信一直不知道。

(看韩信装傻觉得很好玩的)刘邦:“韩将军这么厉害,倒是让朕觉得是有白龙助力。”

(以为自己藏得很好的)韩信:“君主过奖了。”

(觉得君主是不是知道什么了的)张良:“……言灵·特大号蜡烛。”

一次韩信受了重伤,在自己的营帐内化为本体休养,谁知他刚把自己巨大的身子盘起来,刘邦掀了门帘走进了,“重言,朕来看看你。”

然后刘邦就被惊慌失措的白龙将军一尾巴扫出去了,扫了一个优雅美丽的弧线。

营帐外的张良:“………言灵·蜡炬成灰泪始干。”

营帐外其他将士们:“发生了什么???君主被韩将军赶出来了???这是以下犯上还是小两口间的情趣???”

韩信:“!!!君主信不是故意的!!!”

刘邦(吐血):“………”

韩信赶紧变成人形胡乱套了件外袍出去把君主捡回来,然后门帘一放把所有人包括军师隔绝在外面。

张良:“……呵呵。”

刘邦一睁眼看见披着外袍的白龙将军郑重地看着他:“对不起,君主,信不该瞒着您。”

韩信低下头等待君主责罚。

刘邦静静地看着韩信良久。

哦,准确来说:刘邦静静地看着只披着外袍红发垂在肩头露出漂亮的锁骨以及胸口大片白皙皮肤的韩信,良久。

“朕怎会怪罪雏儿?”刘邦微笑着把自己的将军扶到床上,顺手把韩信身上的外袍扯下来,“来,让朕看看你的伤。”

韩信顿时觉得自己的君主好善解人衣哦,和其他那些妖艳贱货的君主都不一样,感动极了,“信无大碍。”

“让朕好好看看,别动。”

“这怎么行……啊…!君主别碰那里……”

“一激动就会露出尾巴吗?”

“不…唔!”

“龙角真漂亮啊。”

“君主……别…啊…”

营帐外的张良:“………言灵·喜烛。”



小剧场六:你怎么看.
————————————————
夜色渐深了。

李元芳神色凝重,大耳朵抖了抖,确定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终于放下了心。

他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小心翼翼地绕过障碍物,在内心冷笑了一声:呵,我可是长安城的密探,这么简单的任务对于我来说轻而易举。

关键的东西就在眼前了!李元芳伸手,一把抓住了桌上的深蓝色本子,然后矮身就地一滚,躲在了墙角的黑暗中。

证据到手!

李元芳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借着月光翻开本子阅读着上面风骨清流的字迹。

一页,两页。

突然,李元芳呼吸一窒。

找到了!

“………md狄仁杰!又扣我工资!”

“元芳,对于半夜来我房间这种行为,你怎么看?”

“啊…狄大人你还没睡啊………哈哈…”

“放下账本,自己来我床上。”

“………遵命……”



小剧场七:和夫人比起来.
————————————————
刘备:“出来混,就是要讲义气,我刘备的夫人当然也要接受我的兄弟和儿子。和夫人比起来,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义气。”

真的吗?

刘备:“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香香!和夫人比起来……没有!什么都比不过我的香香!兄弟?那是什么?儿子又是什么?香香你是我的小公主,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关羽的驴吵到你了?二弟,把你的驴牵走!香香生气的样子真可爱,等等!香香别动手!小心把手打疼了!我现在就跪下!你要我跪什么?我跪,立刻就跪!想看看庄周的鲲?好好好,三弟快去偷鲲!”

关羽和关羽的驴:“???”

张飞:“???”

刘禅:“爹你不疼我了!………等等别打我!我离家出走!我现在就走!我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错了!”

孙尚香:“刘玄德你是不是笨蛋!”

刘备:“我是!香香说我是我就是!”

孙尚香:“………笨蛋!”

脸颊上染了浅浅的红晕,孙尚香拽住刘备的衣领往下一带,在刘备的唇边飞快的亲了一下:“本小姐就是喜欢你这个笨蛋///”

刘备要升天了:“香香!!!爱你!”

诸葛亮:“………药丸,吃枣药丸。”

对于刘备的行为?

周瑜:“玄德兄做的很好,尚香很幸福。对于我来说,小乔也是最重要的,没有之一。

小乔:“小乔最喜欢周瑜大人了~”

高渐离:“懂了!我懂了!阿轲!我给你弹琴!我给你唱歌!阿轲今晚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买!阿轲你别打我了,我以后自己就去跪琴!阿轲你是我生命的唯一!赢政是什么我们不管他,我们回家甜甜蜜蜜去!还刺什么秦!阿轲是最重要的!”

荆轲:“……你…其他的也就算了…别弹琴别唱歌……………算了,随你吧,跑调我也喜欢听。”

高渐离:“阿轲!!!我爱你一辈子!!!”

吕布:“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貂蝉,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和你比起来,一切都是微不足道。”

貂蝉:“妾身有你就够了。”

亚瑟:“啊…会不会太夸张了。不过和安琪拉比起来,其他的的确都不重要了。”

安琪拉:“哼,都不知道说些好听的。”

亚瑟:“我会永远爱你,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安琪拉。”

安琪拉:“勉为其难的…哼///”



小剧场·结局:你觉得会是什么?
————————————————














您的好友单身狗已退出游戏。

评论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