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灵珠劫·终章【杨戬x哪吒】

阿雨。:

嘛,其实没想这么快完结的w但是我一向喜欢新梗wwww不过停在这里也是极好的w


嗯其实我还是觉得,玉帝并非太过冷血,只是他有太多因素需要考虑。下一个坑也许就是个疼爱哪吒的玉帝和王母?ww毕竟他也收了哪吒做了义子w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正与玉鼎真人下棋。


太乙:师兄啊,哪吒这小混蛋好久不曾来看我了,谈恋爱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


玉鼎:杨戬忙着陪你家小魔头也好久不看我了


太乙:真是够没出息的,好不容易喜欢个人还是你徒弟


玉鼎:这世界上能制住你家小魔头的人还能有几个?你该感谢我们家杨戬收了他不让他作恶


太乙:小心我拿九龙神火罩烧你


玉鼎:谁怕谁啊我还有斩仙剑呢!


哪吒:……师父,师伯,我已经在你们边上端茶送水一个时辰了,想过我的感受吗?





乾元山。




那被仙鹤围绕,鹤发童颜的道长,正是太乙真人。微阖双眼,似是在养神。这厢玉鼎真人来势汹汹,进来便席地而坐,道:“太乙师弟,且来决上次和局的胜负。”




太乙真人睁眼,悠悠道:“师兄,贫道的徒儿正在受难,你此时要来下棋,有些不合情理。”




“哼,要真是无救,你会在这里打坐?”玉鼎哼道,“那卦数准了,却搭上了我徒弟。”




“这都是天命。”太乙笑道,转而又叹息了声,“只可怜我的宝贝灵珠子,又受一难,而贫道无可奈何。”




“待这事端平息,你应是乐开了花才对。师弟私心天地可鉴。”玉鼎叫童子拿来棋盘,“来,下一局。”




太乙拂袖应了,心里只道,哪吒,这劫渡了,你便能快意人生,自在逍遥了。




三昧真火在身上烧灼无痕,却痛过那剖腹断臂,持剑自刎。哪吒双唇咬得鲜血淋漓,连颤抖的力气都失了。他想起身,那塔却压得自己起不来。




“哪吒,你认不认父?”燃灯道人在外喝道。




“我不认!我恨不得杀了他!”眼睛通红,视线却一阵阵泛黑,他几乎要痛得晕过去。




“你认不认?!”




“不认!”




那之后已被折磨得神情恍惚,终是屈服,声泪俱下地喊了声“爹爹”。




爹爹。




——如梦幻泡影。




哪吒猛然惊醒,浑身湿透,冰寒彻骨。他梦见那被逼认父的过去,却无人可诉苦楚。忽地记起现已深陷天牢之中,再过一日,便要被困那塔中百年,虽只入塔时受那业火煎熬,但桀骜如三太子,此刻也是胆战心惊,无助地浑身颤抖。




“杨戬……哥哥……”哪吒蜷缩起来,眼睛有些酸涩,怕是这百年之间,我都再也见不到你,无法探望师父和师伯,不能去找天化和雷震子,也不能看到两个哥哥和贞英了罢。那泼猴儿,哦不对,胜佛,那五百年寂寥,是如何度过的?




但,纷纷扬扬,终归平静与尘土。




哪吒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来罢,就算这三界崩塌,人神颠倒,我哪吒认了。




正在沉思,那兵将便开了牢门,道:“三太子,时辰到了。”




哪吒无言,随他们解了墙上的绳索,直去了南天门外。见到亲人均在,包括那李靖,哪吒只淡淡道:“哪吒这便去了,望二位哥哥珍重,我们日后相见。”金吒抓着木吒的臂膀,想说什么,却最终化作一道叹息,二人眼中皆是苦楚。




哪吒只瞥了一眼李靖,稍作礼节表示告别。那李靖也欲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背过身去。倒是贞英一直抓紧哪吒雪白袖口,声泪俱下,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好不凄凉:“三哥哥,我不想……你被这样……我们再去找那玉帝……减轻……”




“哭什么。”哪吒伸手替她擦去了眼泪,柔声道:“我又不是去死了。镇压凡间,你只需等我三个月便是了。”




“可是对于哥哥而言,那是一百年。”




“这是天命。”哪吒轻声道,从未有如此的平静。




玲珑宝塔,捆仙铁索,即便三太子有通天之能,在这之中都不过是笼中囚鸟,日日仰望塔外月光,过这三万多个春秋岁月。




随着天奴脚步而走,哪吒低头看了眼那捆住双手的铁索,便仰首傲视台下众人,一袭白衣在风中发出撕裂般的声响。遗世独立,盛气凌人。他李哪吒还是那个心高气傲,不为世俗所缚的人。风在天奴的陈辞之中忽变剧烈,哪吒只觉头顶金华万丈,那玲珑宝塔已如千金之顶,直直压了下来。




十二重宝塔,十二重缚力,坚韧无比。哪吒眼见那塔身已往下罩住自己,心里却道:这塔空间如此狭隘,我若想活动活动,还得找找法子。




本欲闭眼承受那烈火之刑,却忽而眼前光华一闪,那塔竟被硬生生挡在头顶!哪吒只觉心脏狂跳起来,回头便瞧见了那用双手发散法力造出一片屏障的人。




“……哥哥……”




哪吒既是喜,亦是悲。




“哪吒!出去!快挡不住了!”杨戬喝道,见哪吒还在发愣,召出哮天犬一口咬住哪吒衣带,便把他拖出塔外。杨戬咬牙,拼尽力气把那塔竟震起几分,然一个翻转便脱了身,任玲珑塔在身后重重压下,发出沉闷的巨响。




“杨戬!你疯了吗!”哪吒只觉心头剧痛,他百般担忧,就是怕这一刻到来,几乎用尽气力吼道,“杨戬!你救我,便是承认那日之事,你快走!”




“二郎真君,你这是要反?我可通报玉帝,你便是死罪……”天奴挥手让兵将围上,脸色阴沉,开口道。




“哼,本君若不反,你对那玉帝便会讲实话了?”杨戬把浑身颤栗的哪吒拉进怀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天奴。




“那便在此就地处决——”




“该被处决的是你。”杨戬话没说完,人已不见,竟是神速向天奴冲去,只一戟便穿透了他的琵琶骨!天奴一口鲜血喷出,面色狰狞,刚欲开口,那杨戬却不给他喘息时机,一刀砍下他的头颅。




哪吒正眼未瞧,全目全心,都注视他今生最爱之人。杨戬从未有如此显现戾气之时,震得那帮兵将不敢上前来,只敢差人通风报信去。




收了兵器,杨戬转身,塞了颗丹药进哪吒嘴中,道:“太上老君师祖给你的丹药,能恢复你的法力。”说着又用个精巧锁结,解了哪吒身上的捆仙铁索,“这是师父给我的法宝。走,我们上天去,找那玉帝。”




“哥哥,你要反?”哪吒脱了束缚,轻声问道,“为我,不值得。”




“二哥何时说过要反?只是找他理论罢了。要那玉帝执迷不悟,我自然有我的法子。”




哪吒默了半晌,道:“这世间,你对我最好。既你不怕,我也不怕。我再也不跟你分开了。”




“傻哪吒,傻师弟。你竟愿深陷牢笼,将我一个人抛下。这笔账,日后找你算清楚。”




哪吒抬眼看向他温润如玉的心上人,突然道:“既如此,我要毁了这塔!”杨戬轻笑,变出三尖两刃刀交给哪吒,道:“这刀连我母亲瑶姬都对付不能,你破了这塔绰绰有余。”哪吒便接过来,露出那极为漂亮的笑容:“便是和我想到一起去,哥哥,谢了!”




刀头化作三蛟,注入十成法力,继而那玲珑宝塔,困了哪吒千年的宝器便在光华之中轰然开裂成两半。哪吒不再回头看那残物,转身握住杨戬伸来的手掌。




结束了。这千年委屈,业火煎熬,李靖的压迫,都结束了。




那厢天奴的元神脱壳,冲上云间,却一下被个道人挡了去。




“你身为天庭之人,却净做小人行径,已不得轮回。贫道这便收了你,以示惩戒。”




天奴惊道:“你是何人?!”




“贫道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笑道,只轻轻一挥,那天奴便在惊愕之中直接没了魂魄。




“哼,伤我徒儿,留你到现在是好的了。”太乙真人便又乘仙鹤回山,自言自语道,“那小混蛋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我这清静之地,又要闹腾好一阵子。”




三太子有通天入地之法,加上比其还强上几分的二郎真君,这一路从南天门进殿,虽有兵将拦截,但也只似蜻蜓点水,软弱无力。哪吒虽心高气傲,但却是个得人心的主儿,与他交好的神官也有些许,净是睁眼闭眼,花拳绣腿了事,草草放他们去了。




杨戬扫开殿前兵将,低声对哪吒道:“方才得梅山兄弟千里传音,你的那位好兄弟黄天化跳着脚要来给你报仇呢,让他们给拦了下来。还骂你不讲义气,不予他说。”




“打到凌霄宝殿外,然你与我说这事?”哪吒想到天化神情便笑道,“我哪有时间给他讲,从归庭之后便在牢中,没两日又下了界,你就来了。”




“那便是我的错了。”杨戬握住哪吒细软的手,推开了宝殿大门,对着那宝座上的昊天帝便道:“玉帝,杨戬这便带三太子前来觐见。”




“你……”那玉帝欲发火又忧虑,但见二人并无逼宫架势,也明了并非犯上,便压制住怒气,道:“你劫了三太子,折损天兵天将。朕已宽恕三圣母,你还有何不满?!”




“陛下你不必惊慌。”杨戬淡淡道,“杨戬自知如若反了这天庭,便是滔天大罪,杨戬亦不愿惹祸上身。”




玉帝只道:“你现下所为,徇私枉法,亦是罪过。”




“这天规,只道神仙不可多添情愫。但杨戬与三太子,早在为人之时便有了情感。”杨戬扭头望了一眼沉默的哪吒,给予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又继续道,“杨戬与三太子是奉天庭招安而来,杨戬愿听调遣,但不听宣。这天上神仙,多少是带着家眷齐齐得道,陛下你并未有所惩戒,因此,这百年镇压的惩处,对三太子不公。”




玉帝略一愣,道:“杨戬,你是认了与三太子之事?”


【玉帝: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杨戬一笑:“自然是认的,千百年来,再无他人。”




“陛下,您是否也要对真君赶尽杀绝?对自己的侄子痛下杀手?”哪吒仰首道,“那日我提真君之事,陛下雷霆大怒,可不是戳了陛下的痛处?据哪吒所知,陛下对二郎真君,还是有些血亲之情,而那天规有何用处?只会让陛下痛苦万分,让为臣者受尽煎熬。”




“陛下身为天子,自是要维护这天条。那杨戬在此请罪,自愿除去官职,永生不再踏入天庭一步。”




“哪吒亦是,请陛下收回哪吒三太子之爵位,三坛海会大神之称号,自愿被贬入凡,永不踏入天庭。”




玉帝被二人堵得无话无言,思绪万千,最终化作一句妥协的叹息:“那便依尔等之言。但如若天庭有难,尔等须得听从调遣,否则当真以死罪论处。”




待二人转身离去,王母道:“这样真的可好?”




玉帝叹息道:“朕,对他二人有所亏欠。贬去仙职,亦是重罚,随他们去罢。且若他二人当真犯上,我天庭将无一日安宁。这结果,便是天命。”




腥风血雨未沾,事端已平息。哪吒即刻回了云楼宫,收拾了些衣物与物件,想也没什么可带走的,便只有那池子的莲花可惜。侍童和贞英哭得好不凄惨,前者硬是要跟着哪吒随身伺候,后者既开心,又伤心。




安慰了二人,哪吒出了宫门,只觉浑身轻松,脚下一点就飞扑入杨戬怀抱之中。哪吒搂紧杨戬颈脖,笑道:“哥哥,我们赢了!而我们再也不必分开!”




杨戬低下温润双眼,一个轻柔之吻便落在哪吒的唇上,道:“小魔头,我们的日子无尽头,你便是再也逃不出我的掌心。”




哪吒依偎在杨戬怀中,准备下凡界去。他只瞥眼看到他生身父亲李靖在远处安静注视了他一会儿才转身离去。哪吒回望去,万千思绪只化作平淡。他,此生不再恨了。




随杨戬回了灌江口,哪吒早已迫不及待,脱去了那腰间甲胄,换了一袭素白衣衫,如同他曾经模样。


“哥哥,我们休息一天,就回乾元山找师父吧,嗯,师伯肯定也在。你说我们带什么好……”




杨戬笑着听他此生挚爱在耳边絮絮叨叨,捞过来又亲了一记,道:“等看完师父,咱们有何打算?”




“嗯,再去泰山找天化,然后我们游遍大江南北,再考虑以后的事情。”哪吒想到玩乐,便更加兴奋起来,“哥哥你觉得呢?”




“我啊,说不定我想去找那世外桃源,也许在天涯海角,难得寻觅之处。”杨戬思考一番,道。




“好。”哪吒点头,柔声说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们再也不分离。”




“若再有分离,便是我二人魂飞魄散之时。”




杨戬伸手把哪吒抱进怀里,二人紧紧依偎。




凡间正值拂晓。殷红日光逐渐升起。




天亮了。




END



评论

热度(32)

  1. 荒川之下阿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