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上邪·小番外1

步步的狐狸窝:

虽是时值盛夏,庭院中却没有丝毫燥热之气,微风凉适,兼有花木清香若有若无拂来,只让人身心皆宁。亭台楼阁并不华贵,但空气里隐隐流动的纯然灵气却绝非世间任何富贵之家的园林能够拥有,这才是仙家府邸的妙处。


 


陆斌随着前方引路的人停步在房间门口,听他微微提高声音道:“启禀主公,地府令到。”


 


一个清沉的声音传了出来:“进来吧。”


 


推门而入,引路的郭申径直走到内室,向着窗下乌木长塌上靠坐的青年微微施了一礼,便站到旁边。


 


他与这青年既是主臣,亦有兄弟之谊,日常之间无需拘礼,陆斌却不敢托大,上前恭敬地一揖拜下:“大力鬼王陆斌,拜见真君。”


 


青年抛下手中书卷,神色在看到他时倒是和气了几分,问道:“怎么次次都是你来?堂堂鬼王做这跑腿的差事,莫不是哪殿阎罗王故意排挤于你?”


 


陆斌笑道:“能来拜望真君,原是下官的荣幸。”


 


对方不急着问他来传什么命令,他也半点儿不敢催促,只顺着闲话寒暄。他是秦广王殿上近臣,哪怕派个属下鬼吏,到这普天下哪一处阴司辖地都只有被恭敬奉承的,唯有这灌江口,他非但是不敢派人传令,就是自己来也要万分恭谨。


 


道门最出色地弟子,昊天玉帝嫡亲的外甥,世人所求的“清”与“贵”,都被眼前这人占到了极处,他区区一个地府鬼王,哪里敢在这样的人面前放肆。且这人看着清和秀气,但若当真表里如一,那也轮不到自己来传这个令。


 


普天下的神仙都知道,灌江口只接调令,不奉宣召,显圣真君最恨的事情就是上天庭。所以地府阴司就平空被这等无妄之灾砸到,天庭有事要找显圣真君,先宣旨到地府,然后由地府发公文调令给灌江口土地庙。阎王鬼判欲哭无泪,听说当年天庭用来册封“昭惠灵王”的那张诏书下场颇为惨淡来着,不知我们哪次要是送了不合真君殿下心意的命令过去,传令的人会不会跟那圣旨一个下场。


 


杨戬微微一笑,没有为难他,向郭申问道:“这次又什么事?”


 


郭申取出公文,双手呈上:“东胜神州傲来国花果山有猴妖作乱,天庭征伐不利,传令调灌江口兵力增援。”


 


杨戬觉得很耳熟:“花果山?”


 


郭申提醒道:“三太子前两天让人带话来说的就是了。”


 


杨戬挑起眉毛:“哦,那区区三百年的猴妖,哪吒都去了,还叫我做什么?”


 


郭申答得干脆:“臣不知。”


 


杨戬比他还干脆:“那就不用白跑了。”


 


郭申想想:“主公,毕竟是地府调令,怎好让阎王为难,臣带人过去转一圈吧。”


 


杨戬无所谓:“那也行,去时若见他打完了,就问问他什么时候过来玩。”


 


陆斌在旁拼命擦汗,顾不得失礼地插言道:“启禀真君,那个,那个还没打完呢。那猴妖不知从什么地方学得一身本事,天庭几次讨伐都拿他不下,李天王父子才刚也输了一阵。”


 


他听得杨戬与郭申二人提及哪吒,语气甚是亲密,便又想起一事,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物道:“下官来时,中坛元帅亦有信奉与真君。”


 


杨戬本已经拿起那本书,闻言动作一顿,淡淡扫了他一眼。


 


陆斌莫名惶恐,不知自己何处做错,郭申叹了口气,收起杨戬根本没碰的谕令,接过他手中那片竹简,好心地告诉他:“下次先拿这封。”


 


杨戬接过信,随手抹去上面的法术。哪吒写信向来言简意赅,所以他丝毫不意外于这封信的简短。竹简上只有五个字。


 


“端的好武艺!”


 


杨戬眉梢舒展开来,随手将竹简拢入袖中,起身道:“点兵,取我衣甲兵刃来。”



评论

热度(118)

  1. 荒川之下步步的狐狸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