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刘邦x韩信]肉食者成性(18)

社会你鹿哥:

性爱好者x扫黄大队队长。
人生处处有飙车。
*


“韩队长,我会想你的。”


津州的羊肠小道里,翠绿的爬山虎郁郁葱葱地霸占了大片小巷褪色的墙面。


“就像你想我一样。”


思念是世界上最虚假而又最真诚的谎言,而此时此刻,有人将他的后脑勺按在怀里,尾音带着别样的起伏。


“韩信,我想你了。”


韩信吸了一口气,吸进了大片的味道。男人刚洗完澡,沐浴露的清香取代了曾经的尼古丁。


他用鼻尖细细地蹭着自己的发丝,传来若隐若现的触感。


就像讨好主人的犬类,憨厚到令人心碎。


韩信闭上眼睛。


“是你让池田将出租的消息告诉我的?”


刘邦的动作呆滞了。


短暂的一瞬间,韩信忽然动了。他扣住对方的手臂,膝盖踢于小腹,一个翻身外带反手将刘邦给丢到了沙发上。


“刘邦。”


韩信走到门前,将脚塞入了鞋子里。


“我狗毛过敏,所以最讨厌的就是狗。”


他说。


“狐狸,也是犬科。”


韩信走出居民楼,傍晚的冷风扫过沾着细汗的面颊,丝丝异样的凉意让他迟钝了些许。


他张开口,吐出了一口浊气。


狐狸是最聪明狡猾的犬科,现在意识到这点,应该不算太迟。


“韩信?”


这是道含糊不清的女声。


韩信转头。


一米七五个头的大波浪女人穿着黑色蕾丝背心和包臀的牛仔短裤,左手拎着装满的塑料袋,右手拿着插着烤翅的竹签。


唇形姣好的红唇沾着咖啡色的酱料,嘴里叼着块鸡翅骨头,嚼着肉,鼓着腮帮子费力地瞪着他。


“真的是你啊?”女人吞下食物,“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韩信嗯了声:“陆小姐。”


“别和我这么客气,叫我陆斐斐就成。”她将竹签往袋子里一插,不知道从哪里抽出纸巾抹了嘴,“刚从刘邦窝里出来?”


...


“我早就说了,那老混蛋的套路不行。”陆斐斐笑得肆意,“没吃饭吧?要不和我一起?你放心,我和他不是一伙的。”


韩信想了想。


“好。”


陆斐斐再三保证不会透露消息,而他初来乍到,有人带路是再好不过。


大概是觉得有些冷,陆斐斐从袋子里抽出外套,因为之前竹签横插的关系,黑色的薄外衣上沾着半透明的油腻。不过她倒是不在意,直接披上,接着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解锁、开门、坐下,一气呵成。


“我们去吃川菜吧?”


陆斐斐扯了扯安全带。


韩信刚想说什么,一只纤长白皙的手就在他的面前挥舞两下,他看过去,就是陆斐斐带着笑意的脸。


“我奶奶说,心情不好的人,吃川菜发泄。”


陆斐斐带他去的餐馆并不大,属于私家饭馆,也就五六十平方米的大小。圆木桌子整整齐齐地排列成圈,身材圆润的老板娘手端盘子,绕着圈儿穿梭于座位之间。


她显然是常客,再加上没有丝毫谦让客人的意思,干脆利落地在老板娘的笑脸下点了三菜一汤。


当佳肴端上时,韩信看着满眼的红只觉得眼睛发麻,


“别愣着,试试嘛。”陆斐斐抄起筷子,用一端将裹在鱼肉上面的辣椒碎末一把推开,“吃一口,不好吃你买单。”


韩信总有种被坑的感觉,他想揍人。


最终他还是拿起了筷子,呈圆的筷头插入鱼身,剔出雪白的肉。


鱼裹着红油,鲜艳的色彩蒙上了原本剔透的鱼块,连带鱼皮都有着刺鼻的辣味。韩信猛地塞入口中,再迅速含了口饭。


洪水冲破了提防,在舌尖爆炸。


“怎么样?好吃吧?我没骗你吧?”陆斐斐得意地看着红着眼的韩信,他是真的被辣傻了,“像你这种好脾气的人,难得生气,总要发泄发泄。”


韩信红眼看着她。


“韩队长,我们谁都不是傻子啊。”


陆斐斐说。


你不是,我不是。包括刘邦,谁也不是。


*世界上最该庆幸的事情就是有人会懂你的恼怒,而不是觉得这只是你的另一种玩笑。
爱与被爱,谁把谁当真。
谢谢你们的喜欢。

评论

热度(229)

  1. 荒川之下周鹿爱更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