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喻黄】等风来 1

风ling摇摆:

不是开新坑,单纯写个谈恋爱的中篇调整状态,为了不打自己的脸,还是乖乖地123吧【


原著向0v0


-------------------


1


常规赛最后一场战前会议,黄少天在距离五分钟时推开了备战会议室的大门。


不算大的会议厅在一层朝南,隔壁就是练习室。蓝雨的主楼在当初的旧址上翻新,只有一层保留了原先颇具年头的推窗,阳光尚好的日子,大叶榕泊泊绿意能撒金般落在窗台上。


队上的人到了七七八八,虽然平时嬉笑打闹没个正形,面对比赛却没人敢掉以轻心。毕竟竞技本质残酷,少练一场都可能差去千百里。郑轩有句话非常人间真实:干这行总还是要吃这口饭,不努力就意味着失业。被李远拿去套了喻文州的名言打出来贴在床头——郑轩都努力了,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他进门的时候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大家还在七零八散地坐着,或刷手机,或三两人凑着聊天。喻文州到的比他早,已经坐在会议桌主位,一边看着电脑一边低头翻手中的资料。他身后是一大块幕布,大概是因为要准备投影 ,中央的大灯没开,傍晚黯淡的光影下他的轮廓看上去有些模糊。


他看见了黄少天走进来,只是分了片刻目光,倒是卢瀚文招着手叫:“黄少黄少,快来看。”


黄少天走过去,卢瀚文和几个同期进队的替补选手围成一圈,抱着手机看在视频:“游戏里新副本那个boss,有人在论坛传了剑客的单刷视频,看起来还挺厉害的,我们正研究真伪呢。”


他说的是前几天游戏刚上线的节日剧情副本,掉落只是普通材料和节日活动相关物品,算不上新鲜,但副本关底不是很好刷——尤其是近战,属性上有克制,打起来异常艰难。


通常这种副本都会有极限派高玩搞一些低等级或单职业挑战,但活动进行到现在,成功者甚少,都是远程。难度没有打击斗志,反倒刺激了不少的近战玩家——据说也有职业选手参与。作为近战菜刀党成员,这种事原本必然少不了黄少天。只是刚好赶上常规赛末端,又是连续的客场,每一局都影响着季后赛的位置和主动权,很难掉以轻心,只好被暂时搁置了下来。


视频不算长,Up主说技巧演示,省略了一部分的过程。黄少天靠着桌子抱胸看了两分钟下结论:“假的。”


“那么肯定呀?”卢瀚文抬起头望着他。


“Bug太明显。”黄少天说,“视频修改过,怪打中的几下掉血的数值都不对,胜利画面估计用了体服的测试版本,Boss名称靠左了——因为后面接了beta标注。”


“啊,真的!”他们几个头又凑近仔细看了看视频,中间和结尾血槽上方字体位置的确不在同一侧。卢瀚文放下手机:“我以为真有人挑过去了呢,还是黄少厉害,一眼就看穿啦。”


他比刚入队时长高了点,面对比赛也沉稳许多,但本质上还是个小孩。


“过是能过,我看了远程版的屏录。”黄少天说,“就是容错率低,操作要跟上。等等吧,常规赛打完我试试。”


他这句话落下,还没来得及等一众小鬼们欢呼,喻文州已经在长桌的另一头轻轻敲了敲:“准备开始吧。”


所有人为他这句话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卢瀚文吐着舌头收起手机,黄少天绕了半场,拉开喻文州左手边的椅子。


蓝雨的作战会议并不是团结紧张的类型,喻文州一向的风格让所有人都能畅所欲言,气氛也轻松愉快。只是为了避免思维发散跑题甚远,还是需要队长和副队长在上风压阵。


压阵的主要是喻文州,黄少天的主要职责是做捧场的那个——在遥远的新人赛季是这样的,那时喻文州的威信还没有完全确立,黄少天担心队里有人不服,以身作则地让人无话可说。而现在早已经没有了这种烦恼,倒是坐他左手边的习惯养成,黄少天也懒得更改。


“……首发阵容大致是这样,对手我们在常规赛接触了两次,算不上陌生。他们的盗贼不适应郑轩的打法,也是我们最基础的得分点。我相信他会加强和研究针对你打法的训练,但能力和提升都有限,所以场上遭遇后可以自行判断战术规划。”


“好吧……”郑轩唉了一声,黄少天估计那是叹气——以他对郑轩的了解,喻文州没有策划详细的战术部署,就算对面是容易得手的对象,还是压力山大吧。


“有问题吗?”喻文州果然也看出来了,笑着问他。


郑轩靠着椅背,为难地托着腮:“队长觉得没问题就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没指望着你拿下比赛。”喻文州侧过头去看黄少天,“个人赛第三场还有负责垫背的。”


黄少天眨巴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居然在调侃他:“喂喂输了不能怪我吧!”


“我们队就你一个王牌,不然算谁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黄少天眼尖,看到后排有几个已经忍不住捂嘴憋笑了。


他扶着转椅左右晃晃:“当然是,谁安排战术不妥当算谁的。”


“哦,原来剑圣不敢保证赢过其它剑客。”喻文州带着笑意点头,“了解了。”


“靠靠靠!”黄少天简直要拍桌而起——前排群众也忍不住了,噗嗤声不绝于耳。中间夹杂着徐景熙一脸药丸地摇头:“放弃吧黄少,你是玩不过队长的。”


“好了。”还是带头的人先收了神通,“基本战略配置就先这样,明天还有一天备战时间,大家可以根据策略计划针对性训练,训练营也会带人过来辅助练习。之前连续客场辛苦了,常规赛最后一场是我们主场,对手也不算强,对我们有一定优势,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赛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希望大家好好休整,全力以赴。”


他推开椅子站起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黄少天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才慢慢松下一口气。


窗外已经黑透了,庭院里的路灯亮起,透过窗勾出交错的树影,和着虫鸣一波波轻轻摇晃。的确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次赛前备战会,从他们进入联盟开始逐渐习以为常的气氛,甚至没有人发现异常。


大概只有他觉得异常而已。黄少天坐在原处发了会呆,直到门外人声远去,他才慢慢起身,双手插兜从备战室走出来。


蓝雨俱乐部一共改建了两次,最初只有一个楼,是投资者的产权,两赛季后运营步入正轨,隔壁的建筑被划分进来,变成一个院,同时主楼翻新设备更换;五赛季后更是独立了各个部门,宿舍重新装修,小院环境改善,训练营被移到别处,和战队分开。


第二次翻修的工程比第一次复杂得多,工期也更长。他们捧着总决赛奖杯的合照里,还隐约能看见门旁停着的进口挖掘机。


如今队里完整见证过前后三次不同时期蓝雨的,也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哪怕是他们,也从看不惯眼的懵懂少年,长成了无坚不摧的中流砥柱。


甚至每一个改变发生的瞬间,也都充满着不可预知的意料之外。


因为第六赛季的一冠,原本就未完成的改装工程也被拉长增加了新的资金和设计,其中一个就是连接主楼和宿舍之间的日光走廊。


那是像海底世界一般全玻璃打造的闭合走廊,设计成为尖顶的三角形。墙外侧支着一层松木框架,建成之初在两侧植了紫藤,如今每到四五月,成为了蓝雨名景。


紫色珠帘般的花串挂在穹顶,层层叠叠,有风吹过落花满墙。李远曾经拍过一张空景照片发微博,至今仍保持着转发量第一的记录。甚至联盟来G市打客场的选手,都有指明的观光要求,在蓝雨受欢迎榜单上仅次于食堂。


而这个点食堂应该开饭了,应该不太会有人还在那里。


可是喻文州在那里。


黄少天推开门就后悔了,走廊两侧设置了地灯,后来又为了赏花,在顶端也安了光源。


喻文州站在紫调的光晕之中,抬着头,似乎是在赏花。


推门的动静理所当然地惊动了他,转过头发现是黄少天,喻文州也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很平常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少天,怎么没去吃饭?”


“还不太饿。”黄少天去也不是留也不是,迟疑地站在门口,“……队长也没去啊?”


“我也不太饿。”喻文州说。


“哦。”


他摸了摸鼻子,正在想找个什么借口离开,却听见喻文州说:“站在那儿干什么?不想离我太近吗?”


今天喻文州怎么回事,总揶揄他,黄少天抬头反驳,对上他的脸,一向口齿伶俐居然打起了磕绊:“没、我,那什么……”


喻文州心态比他还好:“觉得尴尬?”


“也不是,”黄少天终于放弃了抵抗,走过去,“我是怕你……”


“怕我躲你?”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还不至于,我如果只是因为这些因素不敢面对你,要么一开始就不会说,要么就做好退役或转会的准备了。”


他看见黄少天皱起眉——他依然反感这个话题——转了口:“别想太多,专注比赛。如果这件事影响了你季后赛发挥,那只能算在我头上了。”


他说得轻巧,黄少天却无法一笑置之。


“你什么都清楚。”他的目光终于不再回避,直视喻文州,“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个时候跟我表白?”


tbc

评论

热度(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