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之下

【喻黄】一发入魂(end)

衾宝:


就是给某个14岁中考少女啦,希望她肝氪都不掉头发。

一个欺骗与被欺骗的故事(屁)

 很多的羽策


 *给不怎么玩游戏的美少女港一哈,一发入魂:就是说有抽卡抽道具的环节,抽一次就能抽到最高级的卡或者道具,我们叫这种人为欧洲人!(这种机会是不会属于米的jpg)


 


 


“你再说一遍,你是谁?”黄少天眼神警惕,随时准备报警。
对面单人沙发上坐着的男子神色很温和,坐姿标准,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身体力行cos一个乖巧jpg。
“你第十五次问了,我是术士,传奇级卡牌索克萨尔。”


黄少天站起来焦躁着围着客厅走,深呼吸之后认真凝视对方。一头银色的头发垂到胸口,穿着深蓝色长袍,上面绣着精致的暗纹,脖颈上垂着六芒星图腾,他的眼睛仿佛是一汪平静却深邃的幽潭,和自己对视——


黄少天试探的询问:“是不是最近有什么漫展,你是哪个coser,来找吴羽策约妆面么?”


“这个问题是第八次,我不知道是什么叫coser。”自称是索克萨尔的男子神色有点迷惘。“那你就是我的狂热粉丝,好啊,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都有私生追到门上了,还是个男粉丝。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你长得不错,也特别喜欢我,但是本剑圣是非常直···”黄少天喋喋不休,下一秒被对方突然站起来的动作吓一跳。


嚯,好不要脸,还比我高一点。


术士站起身子,走到他面前,稍微倾下对视:“我特别喜欢你。”


被狂热男粉表白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只是个被设计出来的一个角色,制造出我的人告诉我,你是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但是现在你好像对我这个角色并没有兴趣,希望可以让我喜欢上你。”术士幽潭一样的眼眸映出黄少天瞠目结舌的样子,又带上黯淡的忧伤,“如果你不能喜欢我,那么说明术士的存在是没有价值的,就会被程序毁灭。”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剧情,逃出克隆岛还是X计划,黄少天撇嘴:“人工智能?这就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


术士趁着他发呆,拉起黄少天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隔着厚厚的长袍也能感到结实的心跳。他脸上扬起笑意:“不,我此刻是真实的,是因为您在双十一活动里说希望游戏角色来三次元和你谈恋爱,我只是您的心愿折射。”


“我是你的。”


“也希望你能是我的。”


 


黄少天结结实实被震撼到了,隔了好几分钟才发出哀嚎:“可是我希望的是沐雨橙风那种卡来三次元啊!”


 


 


 


 


 


“我错了,我真滴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读财务管理这个专业,如果我不读这个专业,我就不会找不到工作,我就不会跑去打游戏,我不打游戏就不会找不到对象,也就不会在双十一说出那样的话……都怪辣鸡游戏。”黄少天双目失神,瘫坐在沙发床上。


这里就需要介绍一下黄少天的身份背景详情,他今年大三,职业是学生,专业是的和自己富二代身份很符合的财务管理,对就业和专业毫无打算,目前出来和朋友租房住,每天打游戏录视频直播,凭借技术,长相,口才,还有财力也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端游类博主。


最近几年他玩的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端游,以玩法多样和坑钱为主要卖点。黄少天最有名的账号是强悍职业,传奇级账号卡夜雨声烦,被称为“剑圣”。不过游戏绝不会让任何一个职业垄断,在半年之前更新了 神枪手 这个职业和对应卡池。


这之后就开始流失分散点击和关注量,一代补丁一代神,一代更新一代神这个道理他黄少天不是不懂。
自己的职业也是在当初开服时被称为神级职业“战斗法师”之后推出的,屠龙宝刀在03年能卖10万人民币,现在点击就送,但是他就是有点执念,尤其是在每天被催无数次希望看他玩神枪手,还有人得出结论自以为是劝黄少天,现在剑客点击量没那么高了,你自媒体都赚不到人家神枪手主播的一半。


 


黄少天当时拉着吴羽策宣泄愤怒:“我需要赚这点钱么?我完全不需要。我需要的是游戏制作组和玩家对剑客职业的一种尊重,一种态度。至于金钱,并不是重点。”


吴羽策布着菜,把油豆腐牛肉锅端上电磁炉:“对我来说是重点了。”


黄少天眼睛紧盯餐桌:“他们完全不记得我每个月直播抽三次白色情人节卡池全职业传奇级卡满破,每次保底5000连。我要吃肥牛。10连是128元,5000连就是五万整,视频更是完全不带广告成分。不要茼蒿。”


吴羽策盛汤的手顿了一下:“你这次高数补考是不是又没过。”


“···”


“没有牛肉了,就吃蓬蒿吧你。”


带着吃不到肥牛的冲天怨气,他当天就发了微博:
“准备休息,三次元给自己放个假,归来时间待定,不玩游戏不更新视频了。新活动排名大家努力,提前祝你们欧气满满啊,卡池会在以后的复刻补上。”


十分钟评论就上千了,热评里的不舍更让他暖洋洋的,最高那条是:
“黄少可以透露要去干嘛么?QAQ我是女粉,我会等你回来的。”


可定睛一看,id【神枪家的菲菲萌】


黄少天面色一沉,咬牙切齿,敲击手机:
“当现充,谈恋爱去了。”
本游戏宅不蒸馒头争口气,硬撑也要气死你们。



那么和二次元角色一起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由知名玩家,著名游戏up主,驰名海内富二代黄少天和他的术士为我们展示。


 


 


事件一:


黄少天拿着平板打音游,术士从厨房端了一盘兔子苹果出来了,已经脱了深色长袍,穿着衬衣和西装裤,只是尺寸有点小,便多开了几个扣子,放下了盘子之后,又开始松着袖口···


黄少天为自己看的津津有味而感到可耻,生硬的咳了几声:“我说你就不要装二次元了吧,你现在跟个公司老板似的。”


术士拉了一下领带,不是很在意:“这个啊,是制服卡池的限定卡面。”


黄少天还是不死心:“你说你是游戏角色,那你展示一下术士传奇级索克萨尔的满破70技能死亡之门。”
术士摩挲着下巴:“这个啊,还没有实装。”


“基础级术士入门技能追魂术呢?”
“也没有实装。”


黄少天上上下下审视对方:“你今天必须展示一个术士的技能。暗影烈焰
死灵纠缠,混乱之雨什么都可以。”
术士思考片刻,拿出一个芒果,手持陶瓷刀,从中间划了几下抽出扁平的核,又飞速切了几刀,把芒果丁递给黄少天:“切割术。”
“······”


术士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摘下来丢到一边,将黄少天圈在沙发一侧慢慢抱住了他:“束缚术。”


黄少天几乎要崩溃:“哪儿来江湖骗子,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今次必须把你扫地出门。”


术士的怀抱轻柔却不容挣脱,头埋在脖颈一侧微微笑:“剑客夜雨声烦,抵抗束缚术失败。”


 


 


事件二:


“对了,还没问,你有名字么?你不能就叫索克萨尔啊。”黄少天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哦,终于想起来问了,再不问我就只能再想办法起话题了。术士歪着头思索着:“没有。”


黄少天一拍手:“我给你取一个吧!”
术士笑的很温柔:“好啊。”


“黄大河!怎么样,随我姓。”黄少天灵感上来,“大河之歌,母亲河,听起来是刚中带柔,又有艺术气息,我学艺术的室友听了也要夸我。”


术士温柔的笑僵在脸上:“叫喻文州吧。”


“嗯?”


“策划术士和制作出我的人的名字,可以么?”


黄少天品味了一下,无不叹息:“不如黄大河啊,唉,策划品味不怎么样。”


深呼吸,冷静。终于重获名字的喻文州气沉丹田,情绪稳定。


 


 


事件三:


“游戏这是溜粉呢?怎么迎接术士职业的特定新卡池宣传了这么久,还不更新。啧啧,被骂的够狠的啊,真是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黄少天一边吃着术士做的冷吃兔一边刷微博评论。


喻文州递过去纸巾,接道:“因为我就是传奇级索克萨尔啊,我在你这里,游戏卡池就不完整了。”
“我都快信了!”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一拍大腿坐直身子,“那你说一下,传奇级术士的特定语音是什么。”
喻文州环视一圈,把黄少天拿来当老头乐,用来锤肩膀的法杖灭神的诅咒从他的大腿下面抽出来攥在手心直指前方,慢慢说:“吾,索克萨尔将将成为基石一般的存在;而和我并肩的夜雨声烦,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


眼神和语气都太坚定,黄少天被唬住了老半天:“停,停,你不要老是随意就说这种话。”他还没说完,手机待机页面就开始狂闪到几乎卡壳,一打开就是近万条艾特扑面而来。


“啊啊啊,黄少,你快回来啊,新职业传奇级卡特定语公开了!”
“黄少三次元有什么好的,快回来抽卡,基石在等你!”


“没想到这个直男游戏还有cp糖吃,必须氪传奇卡了!”


···


黄少天思维一片混沌,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人,术士放下法杖,收拾好骨头转身回厨房了。


他立马掏出手机给专属游戏客服来个电话,黄少天这种级别的意见都是派最甜也要最耐心的客服接听的,不过那边妹妹还没来得及开口。


“你们卡池是不是有问题?”


客服妹妹小心翼翼:“黄少请问是在抽卡时出现了什么bug么?”


“新卡池,传奇级卡是不是走丢了?”


客服妹妹松了一口气:“新卡池还没有开放哦,出率也和以前同样的呢。”


“是不是索克萨尔跑了,你们开不了?”黄少天努力的形容,“字面意义的走丢了,跑了,不见了。”


“我懂您的意思,每天都有很多人来问我们,什么怀疑卡池有bug根本抽不出我的老婆,我男朋友一枪穿云在卡池失踪了。”


“······”


“黄少黄少您别急,这样,我们补偿您一个10连抽礼包券,包含新卡池的英雄级保底卡好么?”


黄少天不急,黄少天只是气得不行,咬牙切齿憋出一句:“转告你们的喻文州,他是个大棒槌!”


 


 


 


事件四:


不玩游戏这段时间,黄少天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作息时间被调了很多,比方说晚上十点半,喻文州准时端一杯水果酸奶进来,喝了自己就困。这可太可怕了,他询问过一次是不是在里面放了药。


喻文州轻描淡写回答:“没有,基础级术士技能,操纵术而已。”


黄少天是谁,国服第一剑圣,绝不认命,绝不在基础级卡牌面前低头。这天晚上喝完酸奶之后,拉住对方兴致勃勃:“来聊天吧。”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袖,轻轻笑了:“好。”


多稀罕,在自己聊天还这么顺从且积极响应的,黄少天兴奋的搓手:“聊点什么呢,哦聊聊我室友吧,特有意思一人。”


 


下面我们来整理一下阅读材料:


黄少天大一的时候,跑去看大四毕业生摆摊卖东西。他从小喜欢看动漫,打游戏,是个标准二次元,这一逛就看到了不少人卖手办,一看还有个sega游戏的限量手办,兴奋的询价,对方说2000,他想也不想准备转账。左边伸出一双极好看的手,摁住他手机。


“这个就是个中国山版,正版胖次是粉白条纹,这个是蓝白条纹。正版下乳有弧度,这个挡的严实,雕塑系自己捏的吧?”声音极其清冷,给开学季的炎热一泼冰水。“有钱的学弟,要黄图么?有现货也可定制后宫漫。我园林规划专业,擅长画野外和各种建筑内的H。”


这个人就是吴羽策,以他专业的语气(···)瞬间征服了小萌新黄少天。


但是吴羽策早就用他的脸征服了大半个学校。
在吴羽策读本科的时候,隔壁美术专业和服装设计的女生期末的时候搞作品,鼓起勇气问他能不能来当模特。
吴羽策夹着画板,停下来,低头凝视着女生的头顶然后点头:“可以。”
在对方眩晕之前,又补充:“收费的。”
提到钱大家还是冷静了很多,回去商量了又商量,吴羽策身高一米八,身材修长又不单薄,怎么看都不输那些杂志里的模特,第二天鼓起勇气答复:“200一个小时,您看行么?”
沉默了三秒,吴羽策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电话号码存下,周二五六全天有空。哦对了,不能有男生在场。”

他薄薄的嘴唇开启又合拢,女生却没有任何反应,脸红发抖得不敢动。
“因为我是gay,万一勃起了,你们不好画。”
···


这句话成为女生晕倒的最后一根稻草。
之后吴羽策的模特价格涨到了500一小时,据说动画系的二十多个男的凑的,不过听说土木工程专业的五十多个单身男性又凑到了800……反正也不知道到底搞什么毕设,这事传遍了整个学校,黄少天也听说了,氪了人生第一笔金,花1500把吴羽策整天包断了。


 



当天两人相视无言,吴羽策穿了一身黑,整个人好像在冬季的雾气里一样神秘,然后他开口了:“有钱学弟,一起看里番么?”打断了神秘。


“呃,不看。”


吴羽策点头,然后手交叉捏住衣服下摆往上拉,这片黑雾消散后露出一片莹白:“那你看我吧。”
黄少天难得体会了哑口无言的感觉:“大哥,我学财管的,你把衣服脱了对我搞数学建模有什么帮助?你屁股上写了公式?”
“我屁股上没写,脑子里有。”吴羽策笑了笑,又把衣服穿好坐在他旁边。“这么简单的题你也不会,啧啧,有钱但不聪明的学弟。”
再然后,吴羽策考了本校的研究生,寝室的歧视他性取向加一而再再而三毁坏他攒钱买的bjd和手办,黄少天再次大手一挥租了一套房子,吴羽策象征性给点房租,辅导房东惨不忍睹的英语和数学,加做饭,直到最近和导师外出写生,做饭的任务才交给莫名其妙出现的术士喻文州。


 


 


通过这个阅读我们了解到了什么。


 


黄少天说累了,嘴巴有点干,也止不住打呵欠:“看出了吴羽策长得好看,经济条件一般,成绩很好,敢说敢做,技能很多。”


喻文州看着他舔嘴唇,眼神变深邃:“看出了黄少天长得也好看,经济条件很好,经济成绩一般,可爱,单纯,对人特别好。”
“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是非常好。经济成绩不是一般,是很差。”国服第一剑客撑不住,睡着了。


喻文州是这样的心猿意马,却也忍耐了下来,从黄少天胳膊下抽出本子,正好是企业报表相关题,他从笔筒里抽出一支水笔,旋转一圈。


做做题冷静一下吧。




事件五:


黄少天第二天交了作业后回家,心思飘忽,喻文州把饭菜端上桌还没任何反应,搁以前早就自己主动盛好饭了。


喻文州挑了挑眉:“怎么了?”


黄少天定定的看着他的脸,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今天早上发现喻文州和自己在一个床上,已经很惊慌,跑到学校提交了作业难得被夸奖做的特别好,接过一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字。


打开门,高汤炖牛腩的香味熏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黄少天脑里突然窜出一句: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宜家宜室,秀外惠中… 就差能不能上床了。这么好的一个,一个···怎么就是个游戏角色呢。


 


他喝着喻文州舀好的汤,脑子里都是【与人工智能谈恋爱最后发现是一场实验】【人型电脑天使心现实惨案版】【富二代精神失常和游戏角色谈恋爱,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走进二次元宅男的生活】


 


喻文州没有感应到他的复杂想法,看到脸上的油渍,习惯地伸手去擦。


“喻文州你要是真的人多好呢?”喻文州的手指停在他的嘴角。“你说什么?”


黄少天小心翼翼的:“是不是我喜欢上索克萨尔,你就要被回收,那我不喜欢你好了。”


喻文州没有给予任何回应,笑意渐深,手指慢慢挪动,然后在他的嘴唇上揉捏,然后慢慢深入口中。


直到牛腩汤不再冒热气。


直到···门被打开,扛着画板材料,背着大袋子仿佛山城棒棒军的规划之草吴羽策依旧用他特有的清冷声音给这火热气氛直面泼一桶冰水:“黄少天你是不是又挂科了?”


“······”


“喻总?行动力这么快?我明天还准备去您公司呢。”


 


 


宣布,和二次元角色谈恋爱之大型生活体验结束!


 


黄少天崩溃,把喻文州手指狠狠咬了一口:“你到底是谁?”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喻文州低下头,不再隐瞒:“是真的叫喻文州,索克萨尔也真的是我设计的,我是公司总裁。也是真的很爱你。”


“你不要又给我来这一套!”黄少天十分冷酷,旁边的吴羽策看的津津有味,心里直呼过瘾。


“因为一直关注着你,但是不知道怎么接近,本想徐徐图之,但是看到你微博说要去恋爱,脑子一时有点浑,找了吴羽策,当时是我的员工,帮了忙。”


这就成功把黄少天注意力转移了:“羽策?他什么时候来你公司的。”
“实不相瞒,我是外包画师,神枪手的人设图就是我画的。”


“!!!靠!”


吴羽策因为做了亏心事,多少有点愧疚,想着要弥补这一对,决定和喻文州场景重现一下。



喻文州:“公司准备在四月推出一款全新的手机游戏,需要大量人设和概念图,邀请你参与团队。”
吴羽策:“忙。不接。”
喻文州:“稿费高于业界20%”
吴羽策:“啊…”
喻文州:“两万。”
吴羽策:“可矣。”
喻文州:“听说你有个室友?可以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么?”
吴羽策:“对不起,请自重,这是为人的底线,我不可能那么随便的出卖最好的朋友。”
喻文州:“五万。”
吴羽策:“我只会认真仔细的出卖。我把他的资料发到你邮箱,对了,这个袋子您收好,里有我们屋的钥匙和他拿去干洗的保暖内衣。”

黄少天冷静打开大门:“羽策,互删吧,感恩的心,感恩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然后不由分说把吴羽策挤了出去,不忘把他带回来的土特产留下来。紧接着瞪了喻文州一眼,回自己房间了。


喻文州检讨了三个小时,洗好碗,把土特产处理好端进去,黄少天斜睨了一眼,递过去手机:“新卡池更新了,你让的?”
“嗯。”


黄少天看了那些黄色的果子和熏烤肉,动摇了:“给你一个机会,你来抽卡,要是你能一发入魂,我就不计较了,刚刚的事情继续。”


意外之喜扑面而来,喻文州甚至都准备拿灭神的诅咒捶背一整夜作为道歉了。
“要一发入魂?”
“必须一发!”
“好吧。”喻文州解开扣子,和腰带,对黄少天施展了一个束缚术,和一个幽魂缠绕。唇齿从上往下,占领高地。


“不来一发,怎么知道能不能入魂呢。”

一片混乱之雨之后


“你们公司还缺财务么?我觉得我也考不了研了。”

“不是报表都看不懂,也不会做假帐,呃,合理避税么?”
黄少天沉默片刻:“其实我真帐也不太会做。”
“那会什么专业相关的技能?”
“会花钱,10连128,我一次5000连。”
喻文州认真思考了下:“嗯,还缺个老板娘。”
黄少天支起来半个身子,突然兴奋:“老板娘干什么的,吹枕边风么?先整治某些无良外包画手”
“好,不给他稿费。”喻文州手在被子下干了点不入流上不台面的动作,神色在灯光下却依旧温文如常,这种刺激让黄少天有点发抖。


“还来?”



“一发入魂,两发才能改命啊。”


 


 



@黄少天v:
回来了回来了,全亚洲粉丝快把私信都挤爆了,统一回复一下:
1,真去恋爱了,真去恋爱了!【图】秀一下我对象做的饭。
2,滚,不是我室友W去裙子假扮的!和他绝交了!
3,后天恢复游戏直播。新卡池已经抽过了,索克萨尔传奇卡满破,晚上补抽卡视频。


4,术士亲测很强,但是剑客天下第一! 


 


————————end————————


 


好吧,结尾被1个黄少天热情女粉丝承包了,现添加为:李轩在场外待命,跃跃欲试,徐徐扣墙皮。


 


 


 


 

评论

热度(1671)

  1. 浮光衾宝 转载了此文字